楚汉战争,甲午前清廷国防的战略两难
分类:党建工作

被国共双方击毙的侵华日军高级将领全名录

李鸿章与左宗棠两派争论的焦点,被称为“海防与塞防之争”。1870年代的清政府在战略目标的设定和战略过程的缔造上完全失能,最终弄出一个不伦不类的“海陆并举”。

秦始皇焚书坑儒,妄想江山永固,结果自己刚刚下世,山东好汉就乱了起来。带头造反的就是陈胜吴广刘邦项羽。想起唐人章碣的诗句:“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的确让人感慨万端。不过陈胜吴广到底没有太长久,起义后不久就被人杀害。倒是刘邦项羽成了气候。

被国军击毙:

1874年春,日本以琉球船民被害为借口发兵台湾,勒索白银50万两而还。这是“同治中兴”十余年来第一次出现来自海上的入侵,故中日和约签署不过六天,恭亲王即领衔总理衙门上疏同治帝,极言练兵、简器、造船、筹饷为“紧要应办事宜”,并奏请将该折下发南北洋大臣并滨江沿海各省督抚,饬其详细筹划。之后半年,包括李鸿章、沈葆祯、左宗棠等在内的地方大员29人共递上相关折片60余件,纵论国防要务,史称第一次海防大筹议;后世史家又根据其中李鸿章与左宗棠两派争论的焦点,称之为“海防与塞防之争”。

项羽很勇猛,又是楚国的贵族,据说力能扛鼎,很有把子力气。曾经打的章邯望风而逃。巨鹿之战让天下人知道楚国的军威,历史再一次证明: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句话。不过当秦王子婴投向刘邦后,项羽和刘邦之间的摩擦就是不可避免的。常言道:一个槽上不能拴两个叫驴。刘邦不愧是个明哲保身的家伙,项羽准备好的鸿门宴,居然被刘邦及其手下人张良等一一化解,项羽的第一谋士范增脸色气得煞白,看见刘邦逃跑后,大骂道:竖子,不可与谋。而后项羽宰割天下,居然封刘邦为汉王,不过地位很小,统辖的区域也很小,统治巴、蜀、汉中之地,建都南郑。又把关中分为三块,封秦朝三名降将为王以阻断汉王的东出之路。而自己做的西楚霸王,统治九个郡,建都彭城。

1、林大八,陆军少将,第9师团第7联队长1932/3/1上海

“海防论”、“塞防论”相攻讦,表面上是政见差异,实则反映了陆海复合型国家在安全方面的双重易受伤害性,以及战略选择的两难;面对此种困境,如何在海陆两个方向上分配精力,用于国防建设的财政资源又从何而来,则成为现实考验。惜乎1870年代的清政府在战略目标的设定和战略过程的缔造上完全失能,最终弄出一个不伦不类的“海陆并举”。

刘邦很不甘心,再加上又有张良陈平等人的策划,居然调兵讨伐楚国。项羽一听说刘邦带军来了,自然兴奋不已。这家伙打仗有瘾,只带了三万人马迎敌。刚开始刘邦大获全胜,占领了彭城,和项羽的宫女饮酒作乐,每天和手下人不亦乐乎。哪里知道项羽忽然杀到,汉军四处逃散,前后相随掉进穀水、泗水,楚军杀了汉兵卒十多万人。汉兵向南逃入山地,楚军又追击到灵壁东面的睢水边上。汉军后退,由于楚军的逼十挤,很多人被伤杀,汉军士卒十余万人都掉进睢水,睢水因被堵塞都不向前流动了。汉军被楚霸王的部队包围了三层,正在这个时候,狂风从西北方向刮起,摧折树木,掀毁房舍,飞沙走石,刮得天昏地暗,白天变成了黑夜,向着楚军迎面扑来。楚军大乱,队阵崩溃,这样,汉王才得以带领几十名骑兵慌忙逃离战场。汉王原打算从沛县经过,接取家眷向西逃,楚军也派人追到沛县,去抓汉王的家眷;但汉王家眷已经逃散,没有跟汉王见面。汉王在路上遇见了刘盈姐弟,就把他们带上车,一块儿西逃。楚军骑兵追赶汉王,汉王感到情况危急,就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推落车下,驾驶员夏侯婴每次都下车把他俩重新扶上车,这样推下扶上有好几次。夏侯婴对汉王说:“虽然情况危急,马也不能赶得再快,可是怎么能把他们扔掉呢?”就这样,姐弟俩才得以脱险。汉王等人到处寻找自己的老头和老婆,没有找见。多亏了审食其,跟随着太公、吕雉抄小路走,也在寻找汉王,可惜冤家路窄,却偏偏碰上了楚军。项王一直把他们留置在军中当作人质。

2、仓永辰治,陆军少将,第3师团第6联队长,1937/8/29上海吴淞

“海陆并举”实为财政黑洞

这一战,让刘邦心有余悸,不仅自己差点战死,而且孩子也居然被丢弃。至于父亲老婆,也都成了项羽的俘虏。从此,刘邦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绝不仓促应战,他知道自己不是项羽的对手。但他手下有的是能带兵的人,杀鸡焉用牛刀……

3、大生坛城,陆军少将,野炮兵第4联队长,1937/9/11山西大同

边疆战争之所以在历史上频频成为耗尽大帝国财力的元凶,关键在于因空间广大且缺乏补给而导致的“力量损失梯度”。博尔丁创造的这一术语描述了如下事实:随着军事单位深入远离基地的区域,其受损程度将逐步增加,相应的军事和政治控制力则日益递减。若要尽可能多地降低损失梯度,一则必须改善交通技术,获得骑兵、公路和铁路,二要不计糜费地维持补给线。是故一切边疆战争,迟早会演化成交通战、补给战;而长期的、不可控的战争支出,最终将超出按算术数列增长的农业经济的承受上限。明朝之所以自15世纪中叶起大筑长城,便是因为收复河套所需的开支已为财政所不容,而宁可改行短期花费较少的防御战略。

4、平岩栋一,陆军少将,第10师团参谋长,1937/9/15华北

左宗棠以塞防关乎社稷,坚持出兵新疆,自有其安全依据;然而他毕竟无法脱出“力量损失梯度”的限制,开支很快水涨船高。从1875年底到1881年夏,仅各省拨付西征战事的协饷就高达白银5230万两,加上近1500万两的外债,每年要花费1/10以上的岁入继续新疆战事,这给千疮百孔的财政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5、加纳治雄,陆军少将,第101师团第101联队长,1937/10/11上海

而在蒸汽-钢铁时代,从无到有地创建一支海军同样所费不赀。不单是依托农业经济的清政府无法支持“海陆并举”的花费,即使是20世纪初的德国这样经济总量惊人、增长率高居世界第二的大工业国,要同时维持海陆双向的扩张也是举步维艰。

6、富田正孝,陆军少将,第10师团副官,1938/6/5华北

清廷的塞防偏好

7、杵春久藏,陆军少将,第20师团参谋长,1938/8/2山西运城

尽管“海陆并举”成为了本次筹议的官方结论,但在1875-1881年,塞防所获经费的总额和优先度始终是高过海防的;若以甲午年为界,则1875-1894年的海防总支出不过白银3000万两左右,不及1875-1884年塞防开支的四成。造成这一状况的主因,在于左宗棠深明朝廷的特殊心理,对塞防与京畿安全的关联做了刻意强调。

8、田中圣道,陆军少将,步兵第113联队长,1938/8/6安徽马鞍山,

左氏在1875年4月的奏折中指出:中国定都北京,蒙古环卫北方,与陕甘以及新疆实为一整体;新疆不固,则蒙古不安,蒙古不安,京师亦无晏眠之日。故西北名虽为边郡,实则如腹地,必须作为一个整体“分屯列戍,斥堠遥通”,才能令外人无隙可乘。如今,新疆之乱明系阿古柏、白彦虎篡逆,背后则有沙俄“狡焉思逞”,即使暂时节制兵事,也不可能打消对方的野心。莫若趁列强尚未大举介入,集中兵力将叛乱平定,如此方可绝后患。

9、饭冢国五郎,陆军少将,第101师团第101联队长,1938/9/3江西德安

平心而论,这番论证固然逻辑严整,但并无新鲜之处。从17世纪末到18世纪中叶,清廷先后在黑龙江左岸、大戈壁以西、西藏、青海与俄国以及准噶尔汗国交战,即是为了确保北方一体化防线的稳固。但左宗棠所言“图新疆为保蒙古,保蒙古以卫京师”,却道出了朝廷的心声:作为一个以游牧民族入主中原的少数民族王朝,满清对辽东“龙兴之地”—这是一旦丧失政权后满人的退守地—及其地理屏障蒙古的安危极为看重,康熙年间之所以不惜代价进行准噶尔战争,着眼点便在于确保满人的战略后院。

10、小笠原数夫,陆军中将,航空兵技术部部附,1938/9/4湖北孝感

对海防论者尤为不利的是,1860年《北京条约》签署以后,英法美各国与清廷的关系趋于缓和。列强满足于不平等条约带来的经济、政治收益,对入侵中国沿海暂时失去了兴趣。至于日本,虽然侵台事件构成了海防筹议的直接诱因,但明治政府内最激进的“征韩派”已经在1873年的政争中失势,中日两国因朝鲜问题积累的矛盾要到六七年后才会公开化。即使是李鸿章本人,在1874年的对日谈判中也远未意识到这个“蕞尔小邦”的长期威胁。如此一来,只有正在中亚大举扩张的沙俄成为了最现实、也最迫近的危险,中国的国防资源向塞防倾斜也就顺理成章。

11、渡边广太郎,陆军少将,大使馆附武官,1939/2/1湖北汉口

利益集团的博弈

12、饭野贤十,陆军少将,第101师团第103联队长,1939/3/22江西安义

戴维·德卢戈在研究英德海军竞赛时发现,一个国家的体制适应性(Constitutional Fitness)或者说政体构成对它的国防能力的发展上限具有直接影响。以“一战”前的德国为例,由于帝国宪法以高度的税收自主交换了各小邦的政治服从,当中央政府需要在短期内筹集巨额军费时,会发现直接控制的税种数量不足,说服各邦增税则需要经过复杂的博弈。故德国的经济基础虽然较英国为佳,能够动员的资金却少得多。1870年代的中国同样身陷此种困境:李鸿章与左宗棠同为太平天国战争期间中央财政瓦解的获益者,但在为自身偏爱的战略取向争取资源时,他们一方面竭力竞争中枢的认同,另一方面对其余督抚大耍手腕,国防财政遂变得愈发不能均衡。

13、山田喜藏,陆军少将,第16师团第33联队长,1939/5/12湖北大洪山

左宗棠身为自强事业的倡导者之一,当然不会直接否认海防的重要性;但他宣称“海防本有经常之费,所缺无多”。以之作为争取塞防经费的依据,则是不折不扣的夸张。1866年左氏奏请设船政局于福州,后虽调任陕甘,仍时时与闻其事,不可能不清楚海军初创期高昂的花销(船政局经费由闽海关洋税拨出,每月5万两,完全不敷使用)。而朝廷设置海防专款时,明确了大宗来源乃是沿海各省关税与江浙闽等地厘金,这与西征军费所出完全重合,形成了事实上的竞争关系。联想到左宗棠自1867年开府陕甘以来,时时坐困于协饷解拨延误,早早祭起借债用兵的下着(1867年即已向上海洋商借款220万两以济军需),他当然知晓:西征军费只有连唬带吓才能榨出。

14、田路朝一,陆军中将,第15师团第15步兵团长,1939/6/17安徽青阳

左氏的做法也足够老辣。1876年初,在明知朝廷已经做出“海陆并举”表态、对塞防形成了事实上的倾斜的情况下,他依然奏请借洋债1000万两作为西征开拔费,以关税作保。这是一招釜底抽薪之计。无怪乎李鸿章在给丁日昌的私函中要喟叹“海防一节,徒拥虚名,恐鲜实济,第一是无财”,大发其牢骚。

15、石田金藏,陆军少将,步兵第119联队长,1938/9/14山西柳林

然则李中堂也非等闲之辈:鉴于西征协饷造成海防专款实解率不足三成,李氏开始处心积虑侵挪南洋以及闽粤各省自留的购舰经费,以扩充北洋一隅。如购买“定”、“镇”二舰花去的340万两白银,有130万两系挪用福建海防款,名义为“代购炮艇及巡洋舰”;65万两取自南洋,名义为“代购2艘巡洋舰”;其余部分则截留自招商局收入原定偿还各省借款的部分。军舰一旦归国,即报请留用于北洋,不掏一文而赚得巨舰两艘。此外“镇”字号炮艇中有2艘系挪用山东海防款购买,“致远”号等四舰则是打着为福建代购的名义,由户部自神机营所借洋款中支取了大头。无论塞防、海防,都不能脱出地方主义的格局,不惜牺牲整体国防之均衡来满足集团利益,如此面貌下的“自强”能达到何种程度,可想而知。

16、奥田喜久司,海军少将,海军第13航空战队司令官,1939/11/4四川简阳

17、小林一男,陆军少将,骑兵第14联队长,1939/12/21绥远安北

18、中村正雄,陆军少将,第5师团第12旅团长,1939/12/25毙于广西昆仑关

19、左藤谦,陆军少将,第33师团第214联队长,1940/3/2江西潘阳湖

20、木谷资俊,陆军中将,野战重炮第2旅团长,1940/3/20山西运城

21、神崎哲次郎,陆军少将,第39师团第233联队长,1940/5/21湖北樊城

22、前田治,陆军中将,第35师团长,1940/5/23山西晋城

23、藤堂高英,陆军中将,独立混成第14旅团长,1940/6/3江西瑞昌

24、大冢彪雄,陆军中将,第1军经理部长,1940/8/5山西

25、井山官一,陆军少将,参谋本部部附,1940/10/16湖北宜昌

26、大角芩生,海军大将,南太平洋舰队司令,1941/2/5广东中山

27、须贺彦次郎,海军中将,南太平洋舰队高参,1941/2/5广东中山

28、上田胜,陆军少将,第37师团227联队长,1941/5/13山西中条山

本文由拜仁发布于党建工作,转载请注明出处:楚汉战争,甲午前清廷国防的战略两难

上一篇:七百破五万一战灭敌国,出兵朝鲜抗美援朝的战 下一篇:22场战役斩首敌人181万,长平之战居首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