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和硕温恪公主,韩休和韩愈
分类:党建研究

韩休字良士,出身昌黎韩氏,是唐朝时期的宰相。韩休以科举入仕,担任过中书舍人、礼部侍郎、黄门侍郎、同平章事、宰相、工部尚书、太子少师等职,封爵宜阳县子;他生性耿直,常常犯言直谏,虽然玄宗不喜却也无奈,后来他与萧嵩产生矛盾,二人一同被罢相。公元740年,韩休病逝,追赠扬州大都督、太子太师,谥号为文忠。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拜仁 1 韩休年轻时精通词学,后考中制举,累迁至桃林县丞。 累职升迁 景云元年,李隆基被立为皇太子。当时,韩休被举为贤良,并到东宫回答有关国政的策问,与校书郎赵冬曦被定为乙等,擢升为左补阙。 先天元年,李隆基继位,是为唐玄宗。此后十余年,韩休也由左补阙累获升迁,历任吏部主爵员外郎、中书舍人、礼部侍郎,兼知制诰。 开元十二年,山东地区发生旱灾,唐玄宗遂命韩休与黄门侍郎王丘、中书侍郎崔沔等五名中枢官员补任州刺史。其中,韩休出任虢州刺史。后来,韩休因母亲去世,离职归乡,并要求依礼制守孝,得到唐玄宗的批准。丧满后,韩休出任工部侍郎,兼知制诰,又改任尚书右丞。 担任宰相 开元二十一年,侍中裴光庭病逝。唐玄宗让中书令萧嵩推举朝臣,以接任侍中,萧嵩便推举韩休。韩休因此被任命为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成为宰相,又加银青光禄大夫。 同年十月,韩休又与萧嵩在唐玄宗面前争论,并当面指责萧嵩。萧嵩为此请求退休。唐玄宗很不高兴,将二人一同罢相,改任萧嵩为尚书左丞相。韩休则改任工部尚书。 晚年生活 开元二十四年,韩休加授太子少师,封爵宜阳县子。 开元二十八年五月十日,韩休病逝,终年六十八岁,追赠扬州大都督,赐谥文忠。 宝应元年,唐肃宗又追赠韩休为太子太师。韩休和韩愈拜仁 2韩愈 韩休与韩愈应该都出身同一家族。 韩愈生于河南河阳,宗族原本出于河北昌黎,是韩睿素之后,故而他自称“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 韩休出身于昌黎韩氏,先辈徙居昌黎棘城,遂以昌黎为韩氏郡望。韩休为相 出自《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九》: 甲寅年时,唐玄宗任用韩休当做皇帝近侍、同平章事。韩休为人严峻刚直,不求取名誉权势。等到担任宰相后,所做所为很得当时民心。起初,萧嵩认为韩休性情淡泊,容易控制,所以就把他引荐给唐玄宗。共事的时候,韩休持守正道不阿谀奉承,萧嵩就逐渐厌恶起他来。唐玄宗有时在宫中宴饮欢乐或在苑中打猎游玩,偶尔玩得过度,就对左右的人说:“韩休知道不知道?”话刚说完,劝谏的文书就递上来了。唐玄宗常常对着镜子默不作声,左右的人说:“韩休担任宰相以后,陛下的容貌和以前相比清瘦多了,为什么不罢免他?”唐玄宗叹息说:“我的容貌虽然清瘦,天下一定丰饶了许多。萧嵩禀报事情常常顺从旨意,他退下以后,我无法安睡。韩休经常据理力争,辞别以后,我睡得很安稳。我任用韩休是为了国家,不是为我自己啊。”韩休为什么不做宰相了 开元二十一年,十月,韩休又与萧嵩在唐玄宗面前争论,并当面指责萧嵩,萧嵩为此请求退休。唐玄宗很不高兴,将二人一同罢相,改任萧嵩为尚书左丞相,韩休则改任工部尚书。人物评价拜仁 3韩愈墓壁画 张说:韩休之文,有如大羹玄酒,虽雅有典则,而薄于滋味。 李隆基:尚书左丞韩休,蕴道宏深,秉德经远。清诚可以轨物,素行可以律人。一自登朝,备闻体国,志存公亮,诚合始终。而羽翼朕躬,金玉王度,人望是在,朝选无逾。 刘昫:魏知古、卢怀慎、源乾曜、李元纮、杜暹、韩休、裴耀卿,悉蕴器能,咸居宰辅。或心存启沃,或志在荐贤,或出爱子为外官,或止屯田于关辅,或不受蕃人之赂,或坚劾伯献之奸,或广漕渠以充国用:此皆立事立功,有足嘉尚者也。 司马光:上即位以来,所用之相,姚崇尚通,宋璟尚法,张嘉贞尚吏,张说尚文,李元纮、杜暹尚俭,韩休、张九龄尚直,各其所长也。 葛洪:休为人峭直,不干荣利。及为相,守正不阿,甚允时望。 朱轼:韩休刚直亚于宋璟,然当是时,明皇已倦勤矣。……及开元末年,称贤相者不过休与张九龄耳。……惜哉,韩休三月相之,十月罢之,虽欲施为,庸可得乎? 蓝鼎元:韩休,小宋璟也。三月相之,十月罢之,直道不容,开元之业衰矣。用休为社稷,岂其然乎? 尹会一:韩休为萧嵩所引,而数与嵩争论于上前,随事匡君,真社稷臣也。为相不及八月而罢,直道事人,以斯见之。

焦耳生于英国模切斯特,是著名的物理学家,能量的单位焦耳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焦耳的主要贡献在热学、热力学和电方面,他发现了能量守恒定律,最终发展出热力学第一定律,发展了温度的绝对尺度,也是焦耳定律的发现者,并获得了科普利奖章。1889年,焦耳逝世,他的理论至今影响后人,并被写进物理课本中。人物经历 家世背景拜仁 4焦耳 詹姆斯·普雷斯科特·焦耳(James Prescott Joule)1818年12月24日出生于英格兰北部曼彻斯特近郊的沙弗特。 他的父亲是本杰明·焦耳(Benjamin Joule,1784-1858),一个富有的酿酒师,他的母亲为爱丽丝·普雷斯科特·焦耳(Alice Prescott Joule)。 焦耳出生时他们家在索尔福德的新贝利街,与他家的啤酒厂毗邻。 焦耳在年幼时因为身体健康原因一直在索尔福德附近彭德尔伯里(Pendlebury)的一个家庭学校里就学。 焦耳自幼跟随父亲参加酿酒劳动,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青年时期,在别人的介绍下,焦耳认识了著名的化学家道尔顿。道尔顿给予了焦耳热情的教导,教给了他数学、哲学和化学方面的知识,这些知识为焦耳后来的研究奠定了理论基础。而且道尔顿教会了焦耳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科研方法,激发了焦耳对化学和物理的兴趣,并在他的鼓励下决心从事科学研究工作。 学习生涯 1840年他的第一篇重要的论文于被送到英国皇家学会,当中指出电导体所发出的热量与电流强度、导体电阻和通电时间的关系,即焦耳定律。 焦耳提出能量守恒与转化定律:能量既不会凭空消失,也不会凭空产生,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成另一种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另一个物体,而能的总量保持不变,奠定了热力学第一定律之基础。 1834年,16岁的焦耳和他的哥哥本杰明被送到曼彻斯特文学与哲学学会(Manchester Literary and Philosophical Society)的道尔顿的门下学习。 焦耳兄弟俩跟随道尔顿学习了两年算术和几何。后来道尔顿因中风而退休。但是跟随道尔顿的这段经历影响了焦耳的一生。焦耳后来又受约翰·戴维斯(John Davies )指导。焦耳兄弟俩对电学非常着迷,曾经实验过相互电击,还拿家里的仆人们做过实验。 焦耳在受道尔顿指导期间,于1835年进入曼彻斯特大学就读。毕业后开始参加经营自家的啤酒厂,直到1854年卖出啤酒厂,他在经营上都一直很活跃。 科学开始只是焦耳的一个爱好,直到后来他开始研究用新发明的电动机来替换啤酒厂的蒸汽机的可行性。 1838年,他的第一篇关于电学的科学论文被发表在《电学年鉴》(Annals of Electricity)上。这份学术期刊是由戴维斯的同事威廉·斯特金(William Sturgeon)创办和主持的。 1840年,他得出了焦耳定律的公式, 本来准备让皇家学会大吃一惊的,可后来发现自己被仅仅当作乡下的业余爱好者。当斯特金在1840年搬到曼彻斯特后,他和焦耳成为了这个城市知识分子的核心。他俩同感,科学和神学应该并且可能整合在一起。焦耳开始在斯特金的皇家维多利亚实践科学讲座(Royal Victoria Gallery of Practical Science)上开办讲座。 他后来认识到,在蒸汽机烧1磅煤所产生的热量是在革若夫电池(英语:Grove cell)里消耗1磅锌所发出热量的5倍。 焦耳对“经济负荷”(economical duty)的通常标准是,将1磅重量抬升1英尺的能力,即英尺-磅(英语:Foot-pound 。 焦耳被弗朗兹·艾皮努斯(Franz Aepinus)的想法所影响,试图用被“振动形态的热质以太(calorific ether in a state of vibration)”所环绕的原子来解释电学和磁。 然而焦耳的兴趣从有关可以从给定来源提取多少功这样的狭隘的经济问题开始转向,最终到思考能量的可转换性。 1883年他发表了一些实验结果,显示他在1841年所定量化的热效应是因为导体本身的发热,而不是从装置其他部分传来的热量。 这个结论对当时的热质说是一个直接的挑战。热质说认为,热量既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销毁。自从被拉瓦锡在1783年提出后,热质说一直是热学领域的主导性的理论。拉瓦锡的影响力再加上尼古拉·卡诺自1824年所提出的关于热机的热质理论在实践中的成功,使得既不在学术界又不在工程界的年轻的焦耳看起来前途坎坷。热质说的支持者准备指出,热电效应的对称性说明热能和电能是可以被一个可逆过程所相互转化的。 科学纪年拜仁 5焦耳 1837年,焦耳装成了用电池驱动的电磁机,并发表了关于这方面的论文而引起人们的注意。 1840年,焦耳把环形线圈放入装水的试管内,测量不同电流强度和电阻时的水温。12月焦耳在英国皇家学会上宣读了关于电流生热的论文,提出电流通过导体产生热量的定律。由于不久之后,俄国物理学家楞次也独立发现了同样的定律,该定律也称为焦耳-楞次定律。 1843年,焦耳设计了一个新实验。将一个小线圈绕在铁芯上,用电流计测量感生电流,把线圈放在装水的容器中,测量水温以计算热量。这个电路是完全封闭的,没有外界电源供电,水温的升高只是机械能转化为电能、电能又转化为热的结果,整个过程不存在热质的转移。这一实验结果完全否定了热质说。 1843年8月21日在英国学术会上,焦耳报告了他的论文《论电磁的热效应和热的机械值》,他在报告中说1千卡的热量相当于460千克米的功。他的报告没有得到支持和强烈的反响,这时他意识到自己还需要进行更精确的实验。 1844年,焦耳研究了空气在膨胀和压缩时的温度变化,他在这方面取得了许多成就。通过对气体分子运动速度与温度的关系的研究,焦耳计算出了气体分子的热运动速度值,从理论上奠定了波义耳-马略特和盖-吕萨克定律的基础,并解释了气体对器壁压力的实质。 1852年,他们发现当自由扩散气体从高压容器进入低压容器时,大多数气体和空气的温度都要下降。这一现象后来被称为焦耳-汤姆逊效应。这个效应在低温和气体液化方面有广泛的应用。焦耳对蒸汽机的发展也做出了不少有价值的工作。 1847年,焦耳做了迄今认为是设计思想最巧妙的实验:他在量热器里装了水,中间安上带有叶片的转轴,然后让下降重物带动叶片旋转,由于叶片和水的磨擦,水和量热器都变热了。 根据重物下落的高度,可以算出转化的机械功;根据量热器内水的升高的温度,就可以计算水的内能的升高值。把两数进行比较就可以求出热功当量的准确值来。 焦耳还用鲸鱼油代替水来作实验,测得了热功当量的平均值为423.9千克米/千卡。接着又用水银来代替水,不断改进实验方法,直到1878年。这时距他开始进行这一工作将近四十年了,他已前后用各种方法进行了四百多次的实验。 当焦耳在1847年的英国科学学会的会议上再次公布自己的研究成果时,他还是没有得到支持,很多科学家都怀疑他的结论,认为各种形式的能之间的转化是不可能的。直到1850年,其他一些科学家用不同的方法获得了能量守恒定律和能量转化定律,他们的结论和焦耳相同,这时焦耳的工作才得到承认。 1850年,焦耳凭借他在物理学上作出的重要贡献成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当时他三十二岁,两年后他接受了皇家勋章。许多外国科学院也给予他很高的荣誉。虽然焦耳不停地进行着他的实验测量工作,遗憾的是,他的科学创造性,特别是在物理概念方面的创造性,过早地就减少了。 1875年,英国科学协会委托他更精确地测量热功当量。他得到的结果是4.15,非常接近1卡=4.184焦耳。1875年,焦耳的经济状况大不如前。这位曾经富有过但却没有一定职位的人发现自己在经济上处于困境,幸而他的朋友帮他弄到一笔每年200英镑的养老金,使他得以维持中等但舒适的生活。五十五岁时,他的健康状况恶化,研究工作减慢了。1878年,当焦耳六十岁时,他发表了最后一篇论文。 1889年10月11日,焦耳在索福特逝世。焦耳定律 1840年12月,他在英国皇家学会上宣读了关于电流生热的论文,提出电流通过导体产生热量的定律。 焦耳定律是定量说明传导电流将电能转换为热能的定律。内容是:电流通过导体产生的热量跟电流的二次方成正比,跟导体的电阻成正比,跟通电的时间成正比。焦耳定律数学表达式:Q=I?Rt;对于纯电阻电路可推导出:Q=W=Pt;Q=UIt;Q=t。人物评价拜仁 6焦耳 无论是在实验方面,还是在理论上,焦耳都是从分子动力学的立场出发,进行深入研究的先驱者之一。在从事这些研究的同时,焦耳并没有间断对热功当量的测量。 在去世前两年,焦耳对他的弟弟的说,“我一生只做了两三件事,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相信对于大多数物理学家,他们只要能够做到这些小事中的一件也就会很满意了。焦耳的谦虚是非常真诚的。很可能,如果他知道了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为他建造了纪念碑,并以他的名字命名能量单位,他将会感到惊奇,虽然后人决不会感到惊奇。 十八世纪,人们对热的本质的研究走上了一条弯路:“热质说”在物理学史上统治了一百多年。虽然曾有一些科学家对这种错误理论产生过怀疑,但人们一直没有办法解决热和功的关系的问题;是英国自学成才的物理学家詹姆斯·普雷斯科特·焦耳为最终解决这一问题指出了道路。

和硕温恪公主是康熙皇帝的第十三女,生母为敬敏皇贵妃章佳氏,与十三阿哥允祥、和硕敦恪公主是一母同胞,因为生母出身低微,所以公主是由宜妃抚养长大。康熙四十五年,20岁的和硕温恪公主下嫁翁牛特部杜棱郡王仓津。三年后,在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后,难产而死,年仅23岁,也是清朝唯一记载的因难产而死的公主。人物生平 圣祖第十三女和硕温恪公主为敬敏皇贵妃章佳氏所出。生于康熙二十六年十一月,逝于四十八年六月,时年二十三岁。康熙四十五年七月,二十岁的八公主被封为和硕温恪公主,下嫁翁牛特部杜棱郡王博尔济吉特氏。康熙四十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和硕温恪公主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不久薨逝,年二十三。和硕温恪公主是官方记载的清朝唯一的死于难产的公主。和硕温恪公主的丈夫 康熙四十五年七月,二十岁的八公主被封为和硕温恪公主,下嫁翁牛特部杜棱郡王博尔济吉特氏仓津。温恪公主逝世后,裕亲王福全第六女郡主于康熙五十五年丙申九月,下嫁仓津,雍正五年,仓津革郡王、额驸。雍正十年壬子六月初一日子时,卒,年三十二岁。和硕温恪公主是怎么死的 和硕温恪公主是官方记载的清朝唯一的死于难产的公主。公主在康熙四十八年六月生下一对双炮台女儿后薨逝,年仅23岁。 公主殒命诊治书: 六月二十一日亥时,大人霍桂芳、戴君选请得八公主产下双胎,六脉全无,牙关紧急,四肢逆冷。随用人参汤及童便,不能下咽,即时暴脱。谨此启闻。和硕温恪公主墓 和硕温恪公主深受康熙宠爱,死后康熙亲自为其篆刻碑文。和硕温恪公主墓位于赤峰迤北的原翁牛特部游牧地,即如今的内蒙古赤峰市以西约60公里的松山区大庙镇公主陵村,老哈河支流阴河北岸。最初是公主府,公主去世后改府为园寝。现已遭到破坏,如今只剩下一对青石的狮子。一对久经风霜的石狮子,从清朝至当代,已经几易其址,不禁令人感到世事变迁、沧海桑田。 王府驻地在现赤峰市松山区王府乡,原建筑规模称为喀沁旗王府,建国后由于保护不力,致使大批文物丢失,建筑损毁。现今已成残垣断壁之状,惟有几座建筑屹立。

本文由拜仁发布于党建研究,转载请注明出处:拜仁和硕温恪公主,韩休和韩愈

上一篇:和硕柔嘉公主,黄道婆的娃他爹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