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圆子女,崇绮和慈禧的关系
分类:党建研究

阿鲁特·崇绮字文山,出身满洲镶黄旗,是晚清大臣,清朝唯一的旗人状元,这个状元还是慈禧太后亲自点的。崇绮原本为蒙古正蓝旗,因女儿嫁给同治帝为孝哲毅皇后,妹妹则是同治的恭肃皇贵妃,他父凭女贵被封为三等承恩公,担任吏部尚书、礼部尚书等职。八国联军侵华时,崇绮跟着荣禄直奔保定,家人通通丧命,他亦自缢而死,谥号“文节”。人物生平 崇绮乃蒙古八旗子弟,最初为廪生,通过捐输军饷,谋得八品笔帖式,不久又被任命为玉牒馆誊录,1848年升任工部主事,一年后中举。 咸丰元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爆发。咸丰帝任命赛尚阿为钦差大臣,督师广西,进剿太平军。太平军势如破竹,冲破清军围剿,从广西进入湖南,直逼长沙城下。咸丰帝大怒,将赛尚阿革职,押回北京,定斩监候,籍没家产。崇绮也受其父牵连,被革去工部主事官衔。 家道中落,崇绮备尝“身居闹市无人理”的世态炎凉。他索性闭门读书,研习书法,练成一笔好字,他还擅长丹青,尤喜画雁,以寄寓其“沧州旧隐无人识,正似寒芦落雁边”的感愤。 咸丰三年,太平天国北伐军逼近天津,威胁京师。咸丰帝下令设巡防所,宣布戒严。巡防王大臣调崇绮充任督练旗兵处文案。次年,孤军北上的太平军弹尽粮绝,为清军所败,崇绮因抵御太平军北进有功被授予兵部七品笔帖式,并开复举人。 咸丰十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后被称为第二次鸦片战争),咸丰帝仓皇逃奔热河。崇绮以随办巡防名义守卫内皇城,并协理内城团防昼夜巡行,以备不测。英法联军退去后,因守城有功,崇绮被提升为兵部主事,后迁兵部员外郎。 同治三年,宁夏将军都兴阿奏请让谙熟军事的崇绮随他去西北参与军务,兵部上疏坚请留崇绮在部,获准,遂调充步军统领衙门兼办司员。 这一年,正逢三年一次的礼部会试,崇绮顺利地取得了贡士资格,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既入保和殿参加殿试。这天,崇绮沉着镇定,文思格外敏捷,下笔有如行云流水,不多时,便洋洋洒洒地写完了上千余字的经史时务策文。次日,8位阅卷大臣在所有密封试卷中圈出前10名,送呈皇帝亲览。可当时同治帝还是个10岁的孩子,此事便由两宫皇太后代行。慈禧太后见一本卷子文辞写得不错,字也挺有功夫,就主张点这本为状元,慈安太后说不出什么意见,就由着慈禧太后做主,把10本卷子的名状安排停当,并用御笔点了。密封试卷拆开,才发现排在一甲一名进士的竟然是蒙古正蓝旗人崇绮,这可是清代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先例。原来,清初为了笼络汉族知识分子,在科举取士上采用“旗不点元”的策略,即一甲前三名——状元、榜眼、探花,不取旗人。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是从顺治帝开始历朝因循的惯例,怎能破例呢?可是,慈禧太后御笔点中的状元,又不好改换。养心殿上,两宫太后和阅卷大臣们皆颇费周章,慈禧太后斟酌再三,犹豫不决,遂决定交给军机大臣和阅卷大臣商议。众大臣经过反复争论,得出“但凭文字,何论满汉”的结论,奏复两宫。崇绮作为一名旗人,破天荒地当了科举考试的状元,引起了满朝的议论和称羡,成为当时轰动朝野的重大新闻。祟绮也因此有了“小金榜状元”的美称。而整个清代260年间,满、蒙人参加汉文考试最终能夺魁的也只有祟绮一人。崇绮金榜题名后,照例入翰林院为修撰。 同治九年,崇绮升为侍讲,是年秋,又任河南乡试主考官,后来又充当日讲起居注官,侍奉于皇帝左右。 同治十一年,同治皇帝已届成婚之年,需从高级官员的女儿中选一皇后。崇绮之女相貌端庄,文静娴淑,被东宫慈安太后相中,最终获得同治帝首肯,被册封为正宫皇后。作为皇后之父的崇绮,受封为三等承恩公,崇妻瓜尔佳氏为一品夫人,他的直系亲属从蒙古正蓝旗升隶满洲镶黄旗。崇绮一家又惊又喜。做梦也没想到能与当今天子联姻,并受到这样的恩宠。此后,崇绮历任内阁学士、户部侍郎、吏部侍郎等职。 然而好景不长。虽然同治帝与皇后十分恩爱,可慈禧太后却不喜欢这位皇后,经常强迫同治疏远她。同治十二年,同治帝亲政,慈禧太后仍然干涉朝政,大权独揽。同治帝心中不悦,便经常微服出宫,同治十四年1月,因患天花驾崩,年仅20岁。 同治帝死后,照理应该立同治帝下一辈中的皇族为君,但这样一来,慈禧太后就成了太皇太后,不能再垂帘听政,因此她自作主张,立同治帝载淳的同辈,醇亲王奕譞之子载恬为咸丰皇帝之嗣,继承皇位。因载恬年仅3岁,自然仍由两宫皇太后临朝垂帘听政。 同治帝和皇后相继去世,崇绮曾上书称疾告退,朝廷不准。 光绪二年,祟绮任会试副考官,镶黄旗汉军副都统等职。 光绪三年,河南干旱无雨,灾情严重,民不聊生,而地方官吏夸大灾情,从中渔利。崇绮上奏朝廷,说明“河南饥民遮道,呈诉蒙蔽勒捐并恳求蠲缓等节”,请求对废驰的吏治加以整肃。朝廷命祟绮偕同侍郎邵亨豫查核地方官吏贪赃枉法之事,祟绮揭露了藩司刘齐衔贻害地方、巡抚李庆翱玩视民瘼等情况,交由吏部议处。 光绪四年,崇绮奉命与侍郎冯誉骥查办吉林驻防侍卫倭兴额(钮祜禄·阿里衮之子)被控抢劫栽赃案,并署吉林将军,办案不力,自提辞呈,被赦免。次年,崇绮出任热河驻防都统,主持修挖旱河工程。御史孔宪瑴上疏称其忠直,适合留京,没有得到批准。 光绪七年,崇绮调任盛京将军,驻奉天城。崇绮到任之后,即整饬吏治,充实营伍,练兵筹饷,并严定边民交易的限额。光绪八年,法国谋据越南,并企图入侵中国。崇绮针对边境不断告警的情况,及时调整财务税收,添练步兵,分驻盛京各个重要海口,以防备法国兵舰北上骚扰。 光绪十年,任户部尚书,内阁学士周德润上疏弹劾安徽风颖六泗道任兰生盘距利津,营私肥己,致使安徽税务积弊丛生。清廷派崇绮偕内阁学士廖寿恒前往查核。他们严查密访,获得了充足可靠的证据,上奏朝廷将任兰生议处。 光绪十一年,崇绮调离盛京,担任武英殿总裁。此后,崇绮又被委以吏部尚书等职。但崇绮患有严重的腹泻之症,只好上书请求回家养病,获准。从此,崇绮闭门谢客,每日在家中读书写字作画,倒也怡然自得,但每当念及女儿之死,仍不免老泪纵横。 1898年,慈禧太后发动戊戌政变,诛逐维新党人,将光绪帝幽禁于中南海瀛台。荣禄向慈禧太后献计立“大阿哥”,作为同治帝嗣子,借以废黜光绪帝。次年,慈禧太后召集王公大臣会议,决定立端郡王载漪之子溥俊为穆宗毅皇帝的继承人,接进宫中,准备将来承继大统。崇绮闻知,心中暗喜。当年同治帝和皇后相继去世,没有留下继承人,却让载恬继了帝位,崇绮一直耿耿于怀。如今机会难得,祟绮便与大学士徐桐、尚书启秀等往来筹议,积极策划废立之事。此举颇合太后心思,崇绮因此被授与翰林院掌院学士,入值弘德殿,充大阿哥师傅。慈禧太后对崇绮恩宠有加,特下谕旨:“命管理礼部事务崇绮,在西苑门内乘坐二人肩舆。崇绮又是国丈,又是太子师傅,身价陡增,众人羡艳,这是他生平第二次鸿运高升的得意之事。 1900年,义和团运动蓬勃开展起来,团民大批进入北京城。朝中不少大臣都崇信义和团宣扬的可避刀枪的法术,幻想着凭借这支农民武装把洋鬼子赶走,重振大清国威。崇绮当时正是积极附和者之一。一次,有人来拜访崇绮,谈话中称义和团为“拳匪”,崇绮大为恼怒,曰:“君何将我中国义士以匪目之?”立即端茶送客。在一次御前会议上,崇绮与徐桐一致称道:“义和团民气可用。”内阁学士联元则针锋相对地指出:。民气可用,匪气不可用。”当时慈禧太后听说列强支持光绪皇帝,要她归政,大为恼恨,也想利用义和团来对付一下洋鬼子,因此改剿为抚,企图欺骗利用义和团。以渡过这一难关。 义和团的反帝斗争,引起了帝国主义的恐惧,1900年6月,英、法、日、俄、德、美、意、奥八国组成联军,由天津出发,进犯北京。8月14日,北京城被攻破,慈禧太后携带光绪帝、大阿哥和一些王公大臣逃往西安,命崇绮和荣禄等为留京办事大臣。 当时慈禧西行路线是取道居庸关,经大同以达太原。崇绮担心八国联军以轻骑尾追其后,袭击慈禧乘舆,于是与荣禄等伪装成皇驾乘舆,从南路直奔保定。想以此作为掩护,以防意外。到达保定后,崇绮等人住进莲池书院,每日派人打听北京局势。不久,噩耗传来,崇绮之妻瓜尔佳氏在崇绮走后,指挥仆人在屋内掘了两个大坑,男女老幼,按昭穆为序,分别左右坑内,然后命仆人填土掩埋.仆人不应命。惊慌逃出,儿子葆初便自己点燃了窗棂,全家人巍坐不动,以身殉国。崇绮闻知,如五雷轰顶,五内俱焚,又听说列强扬言要杀掉一切支持义和团的官员。崇绮自忖在劫难进,唯有以死殉忠,宁可同家人九泉相聚,也不能被洋鬼子擒拿受辱。当晚,这位年近古稀的满蒙状元便自书了绝命辞:“圣驾西幸,未敢即死,恢复无力,以身殉之。”自缢于莲池书院。此后,清廷以崇绮洵能舍生取义,大节无亏。著照尚书例赐恤,任内一切处分悉予开复,寻赐祭葬,谥文节,入祀昭忠祠。崇绮和慈禧的关系 崇绮的同父异母妹妹恭肃皇贵妃、女儿孝哲毅皇后都嫁给了慈禧太后的儿子同治皇帝,所以两人是亲家关系。 此外,慈禧是太后、同治帝生母,而崇绮是大臣,崇绮还是慈禧亲自点中的状元。 治三年,崇绮顺利地取得了贡士资格,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既入保和殿参加殿试。次日,8位阅卷大臣在所有密封试卷中圈出前10名,送呈皇帝亲览。可当时同治帝还是个10岁的孩子,此事便由两宫皇太后代行。 慈禧太后见一本卷子文辞写得不错,字也挺有功夫,就主张点这本为状元,慈安太后说不出什么意见,就由着慈禧太后做主,把10本卷子的名状安排停当,并用御笔点了。密封试卷拆开,才发现排在一甲一名进士的竟然是蒙古正蓝旗人崇绮,这可是清代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先例。原来,清初为了笼络汉族知识分子,在科举取士上采用“旗不点元”的策略,即一甲前三名——状元、榜眼、探花,不取旗人。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是从顺治帝开始历朝因循的惯例,怎能破例呢?可是,慈禧太后御笔点中的状元,又不好改换。养心殿上,两宫太后和阅卷大臣们皆颇费周章,慈禧太后斟酌再三,犹豫不决,遂决定交给军机大臣和阅卷大臣商议。众大臣经过反复争论,得出“但凭文字,何论满汉”的结论,奏复两宫。崇绮作为一名旗人,破天荒地当了科举考试的状元,引起了满朝的议论和称羡,成为当时轰动朝野的重大新闻。祟绮也因此有了“小金榜状元”的美称。而整个清代260年间,满、蒙人参加汉文考试最终能夺魁的也只有祟绮一人。拜仁,崇绮福晋子女 原配嫡妻:郑亲王爱新觉罗·端华之女 继妻:瓜尔佳氏,八国联军入京时殉节。 子:阿鲁特·葆初,散秩大臣,八国联军入京时殉节。 女:孝哲毅皇后。 八国联军攻破北京后,慈禧仓皇西逃,命崇绮和荣禄等为留京办事大臣。崇绮担心八国联军以轻骑尾追其后,袭击慈禧乘舆,于是与荣禄等伪装成皇驾乘舆,从南路直奔保定。想以此作为掩护,以防意外。到达保定后,崇绮等人住进莲池书院,每日派人打听北京局势。不久,噩耗传来,崇绮之妻瓜尔佳氏在崇绮走后,指挥仆人在屋内掘了两个大坑,男女老幼,按昭穆为序,分别左右坑内,然后命仆人填土掩埋.仆人不应命。惊慌逃出,儿子葆初便自己点燃了窗棂,全家人巍坐不动,以身殉国。崇绮闻知,如五雷轰顶,五内俱焚,又听说列强扬言要杀掉一切支持义和团的官员。崇绮自忖在劫难进,唯有以死殉忠,宁可同家人九泉相聚,也不能被洋鬼子擒拿受辱。 另有说法是,八国联军在北京城抓住了崇绮的妻子和另外一个女儿,并强行将她们押往天坛扣押。在这期间,崇绮的妻女先后遭到几十名八国联军士兵的强行侮辱。直到八国联军撤退之后,才被放回家中。回到家中之后母女二人先后自尽而死,崇绮也悲愤自缢而死。

陈垣出身广东新会一个药商家庭,是我国近代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宗教史学家。他曾在国立北京大学、北平师范大学等高校任教,曾是京师图书馆馆长、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馆长,任中华民国教育部次长、中央研究院院士等职。陈垣在史学界也有着卓越成就,与陈寅恪并称“史学二陈”,二陈又与吕思勉、钱穆并称“史学四大家”,毛泽东赞其为“国宝”,著有《校勘学释例》《史讳举例》《陈垣学术论文集》等作品。陈垣在文革时被软禁,于1971年自杀而死。人物生平 家庭背景拜仁 1陈垣 陈垣,出身药商家庭。少年时,他受“学而优则仕”的儒家思想影响,曾参加科举考试,未中。后以经世致用为宗旨治学。1905年,在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主革命影响下,他和几位青年志士在广州创办了《时事画报》,以文学、图画作武器进行反帝反清斗争。继之辛亥革命,他和康仲荦创办《震旦日报》,积极宣传反清。1912年被选为众议院议员。后因政局混乱,潜心于治学和任教。他曾在一段时期内信仰宗教,故从1917年开始,他发奋著述中国基督教史,于是有《元也里可温考》之作。他认为,中国基督教初为唐代的景教,以次为元代的也里可温教、明代的天主教、清以后的耶稣教。所谓“也里可温”,是元代基督教的总称。元亡,也里可温就绝迹于中国。但作为宗教史来说,它又是世界宗教史的一个组成部分。他这一著作不但引起中国文学界的注意,也受到国际学者和宗教史研究专家的重视。此后,他又先后写成专著《火祆教入中国考》、《摩尼教入中国考》、《回回教入中国史略》。 研究多元化 在研究宗教史的同时,他还注意研究元史,从事《元典章》的校补工作,并采用了两百种以上的有关资料,写成《元西域人华化考》一文,在国内外史学界获得高度评价。在研究《元典章》的过程中,他曾用元刻本对校沈刻本,再以其他诸本互校,查出沈刻本中伪误、衍脱、颠倒者共一万二千多条,于是分门别类,加以分析,指出致误的原因,1931年写成《元典章校补释例》一书,又名《校勘学释例》。 经历事件 他在校勘学、考古学的成果还有《旧五代史辑本发覆》、《二十史朔闰表》和《中西回史日历》等书。他阅读了大量宋人、清人有关避讳的述作,并广泛收集引用了一百种以上的古籍材料,写成《史讳举例》一书,“意欲为避讳史作一总结,而便考史者多一门路、一钥匙也”。 “七七”事变爆发后,北平被日军侵占。他身处危境,坚决与敌斗争。在大学讲坛上,他讲抗清不仕的顾炎武《日知录》,讲表彰抗清民族英雄的全祖望《鲒埼亭集》,以此自励,亦以此勉励学生爱国。同时,他还利用史学研究作为武器,连续发表史学论著,抨击敌伪汉奸,显示不屈不挠的民族气节。在八年抗战期间,他连续写成《南宋河北新兴道教考》《明季滇黔佛教考》《清初僧诤记》《中国佛教典籍概论》等宗教史论文及《通鉴胡注表微》,都含有讽今喻世、抒志表微的用意。 1948年3月,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他已经六十九岁。在掌握了丰富的历史知识并曾深入研究、著作等身的基础上,他很快接受了新事物。之后的十年间,先后写了二十多篇短文。但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被软禁,到1971年6月,饮恨以殁。 1951年11月,全国政协一届三次会议后,毛泽东在怀仁堂举行国宴时,与陈垣同席。毛泽东向别人介绍说:“这是陈垣,读书很多,是我们国家的国宝。”陈垣后人拜仁 2陈垣 陈垣先生先后结婚两次,有子女十一人,其中长子陈乐素先生(1902-1990),也是颇有成就的历史学家。陈垣与陈寅恪 学界二陈之说由来已久。若就籍贯而论,陈寅恪是江西修水,在北,陈垣是广东新会,在南。之所以反而称陈寅恪为南陈,陈垣为北陈,是因为抗日战争以后,陈寅恪除去1946年10月至1948年12月间一度重返清华园外,长期避地南方;陈垣则始终居留北方。 二陈同为中国新史学的巨擘,二陈是1926年定交的。初晤长达三个半小时,应该说是两心相契的。 自初晤后,二陈保持着极其亲密的学术交往和私人友谊。到抗日战争爆发前的十年间,陈寅恪向陈垣介绍过钢和泰、伯希和等西方著名的汉学家;推荐过吴世昌、汤涤等弟子、友人或同事。从陈寅恪径请陈垣代查史料,陈垣一再向陈寅恪索序,可以推断二陈私交之亲近融洽。 二陈在学术上的切磋砥砺,更是史坛的一段佳话。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陈寅恪先生题写在《清华大学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中的十个大字,而他始终也在坚持知识分子的自由与良知。面对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陈寅恪显然不属於三叉路口的任何一类知识分子,他依旧傲然保持着自己所崇尚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对迫使知识分子放棄自我的思想改造运动,他从一开始就是反感和抵制的。陈垣与陈寅恪分别视毛泽东为圣人与教主,姑且不论二陈见解的是与非,他们在心态上对领袖人物的自由独立度还是区别明显的。陈垣晚年被软禁 1951年11月,全国政协一届三次会议后,毛泽东在怀仁堂举行国宴时,与陈垣同席。毛泽东向别人介绍说:“这是陈垣,读书很多,是我们国家的国宝。”但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被软禁,到1971年6月,饮恨以殁。人物评价拜仁 3陈垣 总体评价 走过北京师范大学东门,有一座大厦,叫励耘学苑。“励耘”二字取自北师大原校长陈垣先生的“励耘书屋”。 陈垣没有受过正规的史学教育,全靠自己的勤奋,著作宏富,成就斐然。在中国宗教史、元史、中西交通史及历史文献学等领域的研究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成为世界闻名的史学大师。20世纪20年代,在中国国际地位还很低的时期,他就被中外学者公认为世界级学者之一,与王国维齐名。上世纪30年代以后,又与陈寅恪并称为“史学二陈”。他的许多著作,成为史学领域的经典,有些被翻译为英、日文,在美国、德国、日本出版。毛泽东主席称他是国宝。 他也是一位大教育家,一生从事教学74年,教过私塾、小学、中学、大学。他任大学校长46年,为祖国培养了大批栋梁之才,桃李满天下。他对教学极端负责,有先进的教育理念,创立了不少新课程,沿用至今。 他是一位在政治上与时俱进的人物,青年时代就投身反清斗争,一生与时俱进,1959年,以79岁的高龄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学界评价 《元西域人华化考》公开发表之后,在中外学术界引起巨大的轰动。蔡元培称此书为“石破天惊”之作。 1922年胡适曾断言:“南方史学勤苦而太信古,北方史学能疑古而学问太简陋,将来中国的新史学须有北方的疑古精神和南方的勤学工夫。”“能够融南北之长而去其短者,首推王国维与陈垣。” 1933年4月15日,伯希和离开北京时,对前来送行的陈垣、胡适等人说:“中国近代之世界学者,惟王国维及陈先生两人。”“……不幸国维死矣,鲁殿灵光,长受士人之爱护者,独吾陈君也。”“伯氏在平四月,遍见故国遗老及当代胜流,而少所许可,乃心悦诚服,矢口不移,必以执事为首屈一指。”据梁宗岱说,他在一次聚集了旧都名流学者和欧美人士的欢迎伯希和宴会上担任口译,席上有人问伯希和:“当今中国的历史学界,你以为谁是最高的权威?”伯希和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以为应推陈垣先生。” 日本学者桑原骘藏评介陈垣《元西域人华化考》说:“陈垣氏为现在支那史学者中,尤为有价值之学者也。支那虽有如柯劭之老大家,及许多之史学者,然能如陈垣氏之足惹吾人注意者,殆未之见也。” 陈寅恪在序文中评论说:“近二十年来,国人内感民族文化之衰颓,外感世界思潮之激荡,其论史之作,渐能脱除清代经师之旧染,有以合于今日史学之真谛,而新会陈援庵先生之书尤为中外学人所推服。”又说:“盖先生之精思博识,吾国学者,自钱晓徵以来,未之有也。” 傅斯年说:“幸中国遗训不绝,经典犹在,静庵先生驰誉海东于前,先生鹰扬河朔于后。” 黄侃、朱希祖、尹言武等“偶谈及当世史学钜子,近百年来横绝一世者,实为门下一人,闻者无异辞。” 黄现璠回忆说:“解放前,日本学者,特别是名牌大学如东京、京都、帝大教授……对于陈垣先生推崇备至。” 孙楷第和余嘉锡、王重民等人议论时贤,“以为今之享大名者名虽偶同,而所以名者在大家径庭,多为名浮于实的一时之俊”,“而鲜实浮于名的百代之英,后者惟陈垣足以当之。” 《陈垣先生遗墨》:陈垣先生的《通鉴胡注表微》,使我懂得了胡三省隐藏在《通鉴》注释背后的爱国情怀,感到史学研究如开矿,深入地表后,才能有创获;读《明季滇黔佛教考》《清初僧诤记》,知道了禅林深处的政治风云,那些披着袈裟的抗清志士的史迹,经陈垣先生钩沉抉微,再现人世,令我辈感奋者再。

崔圆生于贝州武城清河崔氏青州房,是唐朝名臣。他历任司勋员外郎、蜀郡长史、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中书令、太子少师、淮南节度使等职,封爵赵国公;安史之乱时迎接玄宗入蜀有功,唐玄宗退位后辅佐唐肃宗。公元768年,崔圆逝世,享年64岁,追赠太子太师,谥号为昭襄。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崔圆自幼孤贫,但却志向宏伟,爱读兵书。开元年间,唐玄宗下诏访求遗才。崔圆参加钤谋射策科考试,得中甲科,被授为执戟。他自负文才,却被授为武职,因此有不得志之感。 累职拜相 天宝四年,萧炅担任京兆尹。崔圆得到萧炅的引荐,被任命为会昌县丞,后累迁至司勋员外郎。天宝十一年,宰相杨国忠遥领剑南节度使。崔圆被授为尚书郎,出任蜀郡大都督府左司马,代理剑南节度留后。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唐玄宗命颍王李璬遥领剑南节度使,任命崔圆为副使。 至德元年,安史叛军进逼长安,唐玄宗出奔蜀地,任命崔圆为蜀郡长史、剑南节度副大使。到达河池郡后,玄宗又任命崔圆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旧兼任剑南节度使。同年七月,皇太子李亨在灵武称帝,是为唐肃宗,并尊玄宗为太上皇。唐玄宗便命崔圆与宰相房琯、韦见素一同前去辅佐肃宗。 罢为外任 至德二年,崔圆到达彭原郡,面见唐肃宗。同年十月,唐军收复两京,唐肃宗返回长安。崔圆升任中书令,进封赵国公。 乾元元年,崔圆罢相,改任太子少师,并充任东都留守。乾元二年,唐军在相州战败,溃卒经过洛阳,大肆剽掠。崔圆弃城不守,南奔襄阳。唐肃宗大怒,削去崔圆官爵,后又起复他为济王傅。 后来,崔圆得到李光弼的举荐,出任怀州刺史,加太子詹事,又改任汾州刺史。上元二年,唐肃宗任命崔圆为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淮南节度观察使,出镇扬州。 晚年生活 大历元年,崔圆回京,被授为检校尚书右仆射,后又改检校左仆射,并主持尚书省事务。 大历三年,崔圆病逝,终年六十四岁。唐代宗废朝三日,追赠他为太子太师,谥号昭襄。崔圆的故事 崔圆早年落拓,便去拜访时任刑部尚书的表丈李彦允,希望能谋个职务,但却受到蔑视。一日,李彦允梦到自己戴着刑具,被二三百个士卒押到官府中,一个穿紫袍的人坐在案前,却是崔圆,他大叫饶命,崔圆便命将他先行关押。李彦允醒后,对崔圆逐渐和善,给他换了个住处,常与他一同吃饭。几个月后,崔圆请求离去。李彦允便把他引荐给杨国忠,并把这个梦告诉他,希望他将来能帮助自己。崔圆出任剑南节度留后,不到一年,便遇上安史之乱,玄宗入蜀,又被拜为宰相、节度使。京城收复后,朝廷命崔圆审定降贼官员。李彦允也在其中,所遇与梦中相同。他对崔圆道:“宰相记得当年的梦吗?”崔圆便将李彦允先行关押,然后上奏皇帝,请求以自己的官职为李彦允赎罪。唐肃宗免除李彦允的死罪,将他流放岭外。崔圆的子女 崔圆有一子名为崔褒。人物评价 刘昫:圆守文之士,非御侮之才。 宋祁:孔子称才难。然人之才有限,不得皆善。观圆之锐,而失守出奔;晋卿雅厚,而少风采臧否;冕明强,嗜利不知大体;諲辅政,功名不及治郡。然各以所长显于时。故圣人使人也器之,不穷所不能而后为治也。

本文由拜仁发布于党建研究,转载请注明出处:崔圆子女,崇绮和慈禧的关系

上一篇:拜仁卜商后裔,白敏中的诗 下一篇:拜仁陈骞的故事,陈矫子孙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