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会发现新兵马俑,新疆布尔津县博拉提三号
分类:集团新闻

K51
雨台山M427
东周
鸳鸯豆1,耳杯2。
单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秦皇陵勘探工程吸引了全国亿万人民的关注。记者从陕西文物部门了解到,目前已在秦陵封土边发现了7条墓道和两个小型盗洞,但未见地宫遭大规模盗扰的迹象。据悉,本次勘探已被列入国家863计划,并采用了包括探地雷达在内的当代最尖端科技手段。秦皇陵到底埋了多少宝藏?是否还能发现新的兵马俑?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有关专家。

 
发掘单位: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于建军 

K52
雨台山M256
东周
方形耳杯4,几1。
单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宝藏秦始皇佩剑、和氏璧、干将莫邪宝剑

    布尔津县位于祖国西北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阿尔泰山南麓,准噶尔盆地以北,额尔齐斯河河畔,其北部和东北部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接壤,县境内有古代墓地65处,类别有石堆墓、土堆墓、石圈石堆墓、石圈土堆墓、石围墓、石板墓等,根据墓葬附属遗存的情况,又有石人石堆墓、列石石堆墓等;墓葬封堆大小不一,最大的直径约百米。
 
  
    2011年—2012年,为配合新疆布尔津县也拉曼定居兴牧水利工程建设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对也拉曼定居兴牧水利工程涉及的也拉曼墓群进行了抢救性发掘。也拉曼墓群由喀拉塔斯墓地,博拉提一、三号、四号墓群,库木达依力克墓群组成,其中博拉提三号墓群共清理发掘墓葬46座,出土文物有石器、陶器、铜器、铁器、骨器等,约60件。   

K53
雨台山M387
东周
镇墓兽1,豆1,圆耳杯6,圆盒1,篦1,蛋形杯1,虎座飞鸟1。
情况不明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在秦皇陵周围发现的兵马俑、铜车马和石铠甲等震惊了世界。铜车马的铸造工艺是由数以千计的不同质地的零部件铸造成形,显示了艺术家与铸造师的卓越技艺。

    博拉提三号墓群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窝依莫克乡博拉提村西南,墓群西南有正在修建的水库,东部、南部垦有农田,再向南有简易乡村公路,北靠阿尔泰山支脉博拉提山,共发掘墓葬46座,有竖穴石棺墓、石板石棺墓、竖穴土坑墓、竖穴偏室墓、带墓道的竖穴土坑墓,出土有陶器、铜器、石器、骨器、铁器等,约60件。

K54
雨台山M519
东周
圆耳杯4。
单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兵马俑发现的意义不仅在于文物本身无法估量的价值,而且对古代雕塑史、古代兵器史、古代军事史、古代科学史的研究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但无论是铜车马还是兵马俑都只是秦皇陵地宫外围的陪葬品,不难推测地宫中陪葬宝物规格之高实是常人无法想象。

  
    其中石板石棺墓M18具有代表性和典型性,该墓位于墓群西部,土封堆略呈较低矮的覆斗形,平面长方形,表面覆盖稀疏荒草,封堆顶部较平坦,北部及西部各有一以石板围成的石框。

K55
襄阳蔡坡M12
春秋末期至战国中期
木豆盘1,木瑟残片,木鼓残片,木箙1,木弓1,木梳1,木篦1。陶胎漆器:彩绘龙云纹黑陶壶2。
一椁一棺
EE被盗
《襄阳蔡坡12号墓出土吴王夫差剑等文物》,《文物》1976年第11期。
湖北省

  另外,据司马迁《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记载,地宫中“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藏满之”(地宫内修成宫殿的样子,列有文武百官的座次,并且地宫填满各种奇珍异宝),“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用水银做成江河大海的样子,用东海产的人鱼炼制的膏做成蜡烛,希望能长明不灭),其规模之宏大可见一斑,这么宏大的地宫中焉能没有奇珍异宝?

  
    北部石框长约80、宽约60、深约70厘米,所填沙土黄褐色,夹杂石块,底部石块较多,可能是原来石框的盖板风化粉碎后,掉入石框内。底部有零星碎人骨痕迹,东南角有一素面橄榄形石罐。构成石框的石板内壁下部多有红色涂画痕迹,具体图案模糊不清。   

K56
枣林岗与堆金台M102
春秋晚期晚段至战国早期早段
镇墓兽1,无盖圆豆2,剑盒1。
一椁一棺
《枣林岗与堆金台——荆江大堤荆州马山段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1999年。
湖北省

  秦陵考古队段清波队长介绍,一般来讲,地宫是皇帝灵魂居住的地方,所以会按照生前宫廷中的日供和应用来选择陪葬品,也就是吃喝玩乐用的东西,不外乎乐器、衣物、器皿、兵器等物。秦人尚乐,我国近年来出土的编钟等乐器举世震惊,可以推测地宫中也有此类乐器。秦始皇当年佩带的宝剑名为太阿,削铁如泥,吹毛立断,是我国古代十大名剑之一,很有可能就在墓中。另外,像和氏璧、干将莫邪宝剑等我国流传千年,神话般的宝物都很有可能埋藏在墓中。

    西部石框较小,长约60、宽约40、深约60厘米,石板风化严重,所填沙土黄褐色,夹杂石块,底部亦有石块,可能是风化后的石盖板粉碎后跌入。底部不见骨骸痕迹,东北角一长方形石板下面盖有红色颜料,靠近北比中部出土一橄榄形黑色陶罐,口沿下刻有三道弦纹,再向下刻有三角波折线起始的菱形小方格纹饰,制作精细。

K57
枣林岗与堆金台M121
春秋晚期晚段至战国早期早段
镇墓兽1,剑盒1。
一椁一棺
《枣林岗与堆金台——荆江大堤荆州马山段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1999年。
湖北省

  陪葬坑可能会发现新的兵马俑

    封堆顶部北部石框东侧,发现一长约40、宽约30厘米的石板,掩压一长约30,宽约20厘米的石框,内无遗物。  

K58
江陵溪峨山M7
战国早期
镇墓兽1,无盖圆豆1,鼓1,鹿架鼓1,梳1。
一椁一棺
《江陵溪峨山楚墓》,《考古》1984年第6期。
湖北省

  段队长透露,秦皇陵的整个陵园的面积是2.13平方公里,目前已经发现的陪葬坑有180个左右,10%左右是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的大型坑,其中举世文明的兵马俑1号坑有14000多平方米,1998年发现的石铠甲坑有13680平方米,是最大的两个陪葬坑,但现在已经进行考古勘探地区的面积还不到秦皇陵整体面积的1%,秦皇陵之神秘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封堆中部发现一红色色橄榄形陶罐,直口平唇,沿下饰纵向波折三角纹,肩部及以下均饰横向波折三角,间有点戳纹、压印纹。陶罐受土沁影响,微呈灰色,陶罐东北侧有素面的石罐残片。

K59
当阳赵家湖JM229
战国早期早段
镇墓兽1,剑盒1,盾1。
一椁一棺
《当阳赵家湖楚墓》,文物出版社,1992年。
湖北省

  在以前的考古中发现,秦皇陵地宫东西宽392米,南北长460米,总面积约为18万平方米,这样大的墓穴,在中外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完全可以容纳10个兵马俑1号坑,所以发现其他陪葬坑的几率很大,甚至有可能发现超过兵马俑1号坑的巨型陪葬坑,我们期待着这次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秦皇陵勘探能再次发现举世无双、空前绝后的“世界奇迹”。   

    封堆下,东西方向各有一较大石棺,均有石盖板。   

K510
枣林岗与堆金台M109
战国早期晚段
镇墓兽1,无盖圆豆2。
一椁一棺
《枣林岗与堆金台——荆江大堤荆州马山段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1999年。
湖北省

  技术探地雷达可透视40米

    东部石棺以较厚的六块砂岩组成石棺四壁,南、北各一块,东、西壁各二块,西内壁偏南处有一近似于倒扣酒杯的图案,南内壁偏西处有一匹凿刻的马。   

K511
枣林岗与堆金台M137
战国早期晚段
镇墓兽1,无盖圆豆2,几1,瑟1。
一椁一棺
《枣林岗与堆金台——荆江大堤荆州马山段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1999年。
湖北省

  中煤航测遥感局负责本次勘探的技术支持,遥感局负责人之一周小虎先生介绍,本次勘探分航空遥感和物理探测两个部分,将运用磁法、电法、重力法、弹性波法、地球物理综合探测技术等诸多现代高科技手段进行测试。探测的目的不在于发现新的宝藏,而在于找到一种新的考古方法,为我国以后高科技考古的发展积累经验。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600多座帝王陵墓,如果都用传统技术进行考古,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清这些陵墓的基本状况。

    石棺内竖立有两块石板,用来支撑盖板。其中一块上有红色涂抹痕迹;石盖板已碎裂,西南角盖板表面上发现有马牙,石棺底部碎骨较多,估计是埋葬不久就被盗了。墓室与石棺之间填充碎石块,石棺与墓室东南角之间发现有一套石器:两件大小不一的石拍,一件石锤,一件石砧,表面均有红色颜料痕迹,为加工颜料工具。石拍用来拍碎颜料,石锤则进一步砸碎颜料,并在石砧上研磨颜料。经过初步检测,红色颜料主要成分是铁矿石。

K512
枣林岗与堆金台M176
战国早期晚段
镇墓兽1,无盖圆豆2,剑盒1。
一椁一棺
《枣林岗与堆金台——荆江大堤荆州马山段考古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1999年。
湖北省

  周先生介绍,本次勘测中使用的许多技术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极为先进的,比如一种“高光谱探测技术”,在国际上也只有意大利的一家公司在罗马的一次考古中使用过,我国这次将争取把它发展成未来考古的标准技术在全国推广。这次使用的探地雷达性能也十分先进,可以用来测量家具上油漆的厚度,也可以探测到地下30-40米深处埋藏的物品,而经多年考古发掘发现,秦皇陵地区文物的平均埋藏深度是地下7米,所以相信探地雷达在这次发掘中还是有所作为的。有关资料显示,秦皇陵的封土实际厚度为51.666米,是探地雷达无法涉及的范围,周先生解释说,地宫内部的状况将依靠探地雷达和磁法、电法、重力法等多种方法来综合探测,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工程。

    墓室东侧偏南处,发现原始地表上有一块约1平方米的红色痕迹,应为加工颜料的地点,甚为珍贵,墓葬内彩绘所使用颜料应该就在此处加工完成。

K513
江陵溪峨山M2
战国中期偏早
镇墓兽1,碟形耳杯2。
一椁一棺
《江陵溪峨山楚墓》,《考古》1984年第6期。
湖北省

  明年1-2月间中煤航测遥感局将租用一架飞机对秦皇陵地区进行“高光谱飞行探测”,摸清这一地区地下文物分布的基本状况,这将是此次秦皇陵勘探的重中之重,相信届时定会有所发现。(北京娱乐信报记者  王健)    

 

K514
江陵溪峨山M3
战国早期
镇墓兽1,圆盖豆2,弓2,梳1。
一椁一棺
《江陵溪峨山楚墓》,《考古》1984年第6期。
湖北省

  记者提问:后世帝陵为何无一超越秦皇陵?

图片 1 

K515
雨台山M157
战国早期
镇墓兽1,圆盖豆4。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秦皇陵是中国古代最大的帝王陵墓,不但空前,而且绝后,后世虽有强汉盛唐,可是为何再也没有一座超越秦陵的帝王陵墓呢?

 

K516
雨台山M471
战国早期
镇墓兽1,无盖圆豆2,卮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陕西考古研究所秦陵考古队的段清波队长认为,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王朝的第一个皇帝,他不但雄才大略,而且思想也迥异常人。秦始皇认为,过去虽然有三皇五帝,但无论是“皇”还是“帝”都不足以用来形容他的丰功伟绩,所以才有了“皇帝”这个称号,也就是在这种信心极度膨胀的情况下,他才发动300余万民工用了38年来修建陵墓,而当时全国的总人口才不过2000多万。秦朝的苛政也是以后的历朝历代无法比拟的,所以才会有这个不但空前而且绝后的天下第一陵。

墓室与红色地表  

K517
雨台山M99
战国早期
镇墓兽1,无盖圆豆2。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不过秦朝只存在了短短的几十年和秦始皇这么大肆浪费民力有很大关系,以后历朝历代的封建帝王以此为鉴,就再也没有这么奢侈的了。 

    西部石棺以较薄的页岩石板组成,东、西、南壁各一块,北壁二块,表面脱落严重,仍保留有红色图案,斜菱形方格纹内填有红点。石棺中间有一块石板竖立,支撑石盖板,石盖板东南角确一约50厘米的弧形,边缘凿痕明显,应是盗洞所致。墓内骨骼零碎杂乱,有一残陶杯。中间偏西有一石板构成的石室,内无遗物及任何痕迹。   

K518
雨台山M133
战国早期
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关联词  探地雷达 

    该墓葬内出土的一些橄榄形石罐以及陶罐,体现其与阿勒泰市切木尔切克墓群出土文物的一致性和延续性。根据碳十四年代数据以及墓葬形制、出土遗物表明,此墓葬距今约4000年,属于青铜时代,初步认为属于切木尔切克(克尔木齐)文化范畴,博拉提墓群的碳十四数据也表明这一点。切木尔切克文化最早从距今约4000年的青铜时代开始,延续至早期铁器时代,是萨彦——阿尔泰地区早期考古学文化,近年来,在蒙古国西部也发掘了较多的同类文化遗存。

K519
雨台山484
战国早期
方形耳杯2,梳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探地雷达技术一般用于矿产资源的勘探和地质研究,用于考古勘探可以保证在不损伤地下文物的基础上快速摸清文物的分布状况,但具体地下埋藏的是何种文物就不得而知了,还需要借助常规考古和野外勘探。探地雷达最早用于军事目的,用于寻找别国隐蔽的战略弹道导弹发射井,由于事关国家安危所以一直是各国高科技发展的重中之重,世界上只有我国和美、俄等少数国家掌握了这项技术。  

  
    除此之外,还首次在阿勒泰地区发现了有墓道的墓葬,共有4座,其中3座东西向斜坡墓道与墓室之间有石板分隔,石板可能相当于墓门,一座墓葬的墓道里还树立了一尊典型鹿石,鹿石首正反对应凿刻有圆环,正面上半部凿刻有一匹马,形态逼真。另外一座带有南北向短直墓道的墓葬,墓道浅、短,可能是为了上下和出土的方便。   

K520
雨台山M89
战国早期
镇墓兽1,耳杯1,剑盒1,鹿1,弓瑟1,绕线棒4。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这次发掘的18号石板石棺墓是自1963年以来,首次完整发掘的切木尔切克文化类型的石板墓,对于其封堆、墓室构筑方式有了较深的了解,进一步深化了对切木尔切克考古学文化的研究。

K521
当阳赵家湖JM230
战国早期晚段
镇墓兽1,剑盒1,盾1。
一椁一棺
《当阳赵家湖楚墓》,文物出版社,1992年。
湖北省

    其余墓葬多为石棺墓,也有偏室墓。墓葬多数是东西向,偏室墓既有北偏,也有南偏的;有的石棺墓封盖严密,由多层岩石封盖。 

K522
当阳赵家湖JM37
战国早期晚段
虎座飞鸟2。
一椁一棺
《当阳赵家湖楚墓》,文物出版社,1992年。
湖北省

  
    出土的铜器中有戒指、镜、饰件、鸡首铜簪等,陶器有罐、尊、壶等,石器有鹿石、磨盘等,骨器有带扣、导尿器等。

K523
当阳赵家湖JM239
战国早期晚段
器盖1,镇墓兽1,棒3。
一椁一棺
《当阳赵家湖楚墓》,文物出版社,1992年。
湖北省

   
    阿勒泰地区发现有大量以红色颜料描绘的洞穴岩画,18号墓葬红色颜料加工地点及其加工工具的发现,对于研究古代阿勒泰地区颜料的使用具有重要的意义。

K524
随县曾侯乙墓
公元前433~前400年
衣箱5,酒具箱1,食具箱2,方笼格形盒3,方筒形盒1,小方盒4,罐形盒1,衣箱形盒2,鸳鸯形盒1,带足盒1,“龟”形盒1,无盖圆豆19,有耳圆盖豆4,筒形杯6,豆形
椁室分东、北、中、西四室。墓主
EE被盗
《随县曾侯乙墓》,文物出版社,1980年。
湖北省

 

K525
江陵藤店M1
公元前412年前后
镇墓兽1,木鹿1,耳杯7,圆盖豆2,案1,瑟1,盾1,箭箙1,大鼓1,带柄小鼓1,鼓槌2。
一椁一棺
《湖北江陵藤店一号墓发掘简报》,《文物》1973年第9期。
湖北省

图片 2

K526
江陵太晖观M21
可能为战国早中期
方耳耳杯4,木梳1,木篦1。
一椁一棺
《湖北江陵太晖观楚墓清理简报》,《考古》1973年第6期。
湖北省

 

K527
葛陂寺M34
战国早中期(公元前480~前332年)
虎座鸟架鼓1,圆耳杯4。
一椁一棺
《湖北省江陵出土虎座鸟架鼓两座楚墓的清理简报》,《文物》1964年第9期。
湖北省

石棺墓内壁上凿刻的马的图案

K528
拍马山M4
战国早中期
虎座鸟架鼓1,瑟1。
一椁一棺
《湖北省江陵出土虎座鸟架鼓两座楚墓的清理简报》,《文物》1964年第9期。
湖北省

    经过初步鉴定,这些颜料主要成分为氧化铁。   

K529
江陵马山M2
战国中期或稍早
镇墓兽1,瑟2,撞钟棒1,案2,几2,酒具盒1,座屏1,方形器1。
一椁二棺
EE被盗
《江陵马山砖厂二号楚墓发掘简报》,《江汉考古》1987年第3期。
湖北省

    斜坡墓道墓葬及其墓道中发现竖立的鹿石,均为阿勒泰地区首次发现,对于进一步认识当地早期考古学文化有着重要的意义,加工颜料现场及其加工颜料工具的发现不但在学术研究上有着深远的影响,对于抢救性考古发掘也有着指导作用,它的发现再次表明只要严格按照田野考古发掘工作规程发掘,就可以获得更为细致、全面的信息。

K530
枝江县姚家港M2
不晚于战国中期
镇墓兽1,圆盘盖4,无盖圆豆3,木梳1,木篦1,椭圆形半月形耳耳杯2,筝1。
一椁二棺
EE被盗
《湖北枝江县姚家港楚墓发掘报告》,《考古》1988年第2期。
湖北省

  
    与这次发掘的18号墓类似的石板石棺墓过去也曾有发现,早在2004年,布尔津县窝依莫克乡农民在修水渠时,就发现了一座石板石棺墓,4块加工过的砂岩石板组成的石棺内壁有彩绘网格纹,网格内有圆点,内壁上还雕刻有十分清楚的人面纹饰,出土有内壁绘有黑彩网格纹饰的陶豆、橄榄形陶罐、石剑或者石矛、陶豆。这样的墓葬哈巴河县也有发现,因此,自阿勒泰市向西,经布尔津县到哈巴河县境内,都有切木尔切克文化的遗存。

K531
鄂城鄂钢M53
战国中期
新月形耳耳杯6,方形三足盘1,剑盒1。
一椁一棺
《湖北鄂城鄂钢五十三号墓发掘简报》,《考古》1978年第4期。
湖北省

  
    综合近年来在布尔津县发掘的整体情况来看,布尔津县早期的考古学文化延续了新疆阿勒泰地区史前考古学文化——切木尔切克文化的特征,晚期的多在两汉时期,部分墓葬晚至隋唐。

K532
雨台山M388
战国中期
镇墓兽1,圆盖豆2,梳1,瑟1,鼓槌2,虎座凤鸟悬鼓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博拉提三号墓群的发掘,不仅仅开拓了研究切木尔切克文化的视野,而且进一步证实了阿勒泰地区在亚欧草原史前时期具有的重要地位,也从侧面反映了当时较高的文明程度。

K533
雨台山M323
战国中期
圆耳杯4,圆盒1,梳1,篦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34
雨台山M554
战国中期
镇墓兽1,圆盖豆3,耳杯4,樽1,梳1,矢箙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35
雨台山M268
战国中期
镇墓兽1,豆1,樽1,梳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36
雨台山M150
战国中期
镇墓兽1,豆2,方形耳杯6,梳1,篦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37
雨台山M264
战国中期
镇墓兽1,无盖圆豆5,方形耳杯3,新月形耳耳杯3,圆盒1,箭箙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38
雨台山M161
战国中期
镇墓兽1,豆2,方形耳杯2,樽1,梳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39
雨台山M200
战国中期
镇墓兽1,变形新月耳耳杯4,绕线棒2。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40
雨台山M421
战国中期
方形耳杯2,圆耳杯2,圆盖豆2,镇墓兽1,梳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41
雨台山M58
战国中期
长弧形圆耳耳杯4,梳1,竹弓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42
雨台山M354
战国中期
方形耳杯15,圆盒1,圆盖豆4,梳1,篦1,虎座凤鸟悬鼓1,瑟2,鼓槌2,几1,镇墓兽1。
一椁二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43
雨台山M245
战国中期
方形耳杯4,梳1,篦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44
雨台山M557
战国中期
圆耳杯2,豆2,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45
雨台山M297
战国中期
方形耳杯4,圆盒1,梳1,篦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46
荆州砖瓦厂M2
战国中期
方形耳杯2,无盖圆豆2,三足樽2,深腹杯2,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湖北荆州砖瓦厂2号楚墓》,《江汉考古》1984年第1期。
湖北省

K547
雨台山169
战国中期
镇墓兽1,圆盖豆2(全器涂墨),方形耳杯8,圆盒1,梳1,竹弓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48
雨台山M140
战国中期
镇墓兽1,无盖圆豆4,梳1,方盒1,虎座凤鸟悬鼓1,鹿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49
雨台山M314
战国中期
方形耳杯4,圆盒1,梳1,篦1,六博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50
雨台山M303
战国中期
镇墓兽1,圆盖豆2,几1。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51
云梦县珍珠坡M1
战国中期
卧鹿立鸟1,剑盒1,木梳1。陶胎漆器:圆盖豆2,无盖盖豆4,壶2,敦2,罍1,钫2。
一椁一棺
《湖北云梦县珍珠坡一号楚墓》,《考古学集刊》1。
湖北省

K552
鄂城楚墓百M4
战国中期偏早
盘4,耳杯2,无盖圆豆2,碗1,盒1,几1,瑟1,案1,盾2,鸟架鼓1,梳2,篦1,剑盒1。
一椁二棺二附棺。
《鄂城楚墓》,《考古学报》1983年第2期。
湖北省

K553
鄂城楚墓百M3
战国中期偏早
无盖圆豆3,鸟架鼓1,镇墓兽1。
一椁二棺一附棺
《鄂城楚墓》,《考古学报》1983年第2期。
湖北省

K554
江陵九店M258
战国中期早段
鼓1,圆盖豆1,卮1,镇墓兽1,鹿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55
江陵九店M4
战国中期早段
方盖豆1,圆盖豆1,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56
荆州纪城M1
战国中期早段
镇墓兽1,无盖圆豆4,六博盘1,酒具盒1,尖状耳杯4,新月形耳耳杯3,酒壶1,箙1,弓1,车伞1,木纛座1,瑟1。
一椁一棺
EE被盗
《湖北荆州纪城一、二号楚墓发掘简报》,《文物》1999年第4期。
湖北省

K557
江陵枣林铺M1
战国中期前段
镇墓兽1,圆盖豆2,几1,梳1,篦1,手鼓1,竽1,虎座鸟架鼓1。
一椁一棺
《江陵枣林铺楚墓发掘简报》,《江汉考古》1995年第1期。2墓,有1墓出漆器。
湖北省

K558
黄州WM18
战国中期晚段
镇墓兽1,方盖豆1,无盖圆豆6,蝶形耳杯4,弧形耳杯1,圆盒1,案1,俎1,梳1,篦1,木鸟架鼓1,鼓槌1,瑟1。
一椁一棺
《湖北黄州楚墓》,《考古学报》2001年第2期。
湖北省

K559
黄州LM6
战国中期晚段
无盖圆豆2,蝶形耳杯1。
一椁一棺
《湖北黄州楚墓》,《考古学报》2001年第2期。
湖北省

K560
荆州纪城M2
战国中期早段
镇墓兽1,圆盖豆2,剑盒1。
一椁一棺
《湖北荆州纪城一、二号楚墓发掘简报》,《文物》1999年第4期。
湖北省

K561
江陵车垱M1
战国中期前段
新月形耳耳杯4,梳1,篦1,剑盒1。
一椁一棺
《江汉考古》1996年第1期。
湖北省

K562
芦冲M1
战国中期后段
镇墓兽1,无盖圆豆2,新月形耳耳杯1,无足几1,俎1,矢箙1。
一椁三棺
EE被盗
《湖北黄冈两座中型楚墓》,《考古学报》2000年第2期。
湖北省

K563
江陵马山马联M1
战国中期后段
镇墓兽1,耳杯3。
一椁一棺
《江陵马山十座楚墓》,《江汉考古》1988年第3期。
湖北省

K564
江陵李家台M4
战国中期偏晚
彩绘漆盾1,虎座飞鸟1,方漆豆1,无盖圆豆1,蝶形耳杯4,新月形耳耳杯3,笭床1(木雕,髹漆)。
一椁一棺
《江陵李家台楚墓清理简报》,《江汉考古》1985年第3期。
湖北省

K565
江陵溪峨山M5
战国中期偏晚
镇墓兽1,新月形耳耳杯4,木俑2,木梳1,篦1。
一椁一棺
《江陵溪峨山楚墓》,《考古》1984年第6期。
湖北省

K566
望山M3
战中期偏晚
圆盖豆1,耳杯1,几1,梳2,篦2,枕架1。
一椁二棺
EE被盗
《江陵望山沙冢楚墓》,文物出版社,1996年。
湖北省

K567
荆门郭店M1
战国中期偏晚。年代当在公元前4世纪中期至前3世纪初。
蝶形耳耳杯17,奁1,木枕1,木俑4,木梳2,木篦1,琴1,箙2。
一椁一棺
EE被盗
《荆门郭店一号楚墓》,《文物》1997年第7期。
湖北省

K568
沙塚M1
战国中期偏晚(公元前278年之前)
无盖圆豆8,耳杯18(新月形耳17,重环耳1),长方形盒1,枕1,镇墓兽1,矢箙1,彩漆竹席1等。
一椁二棺
EE被盗
《江陵望山沙冢楚墓》,文物出版社,1996年。
湖北省

K569
江陵望山M2
战国中期晚段
豆4,蝶形耳耳杯36,勺4,瓢1,案5,俎19,几2,小座屏2,虎座鸟架悬鼓1,瑟1,镇墓兽2。
一椁三棺
EE盗扰
《江陵望山沙冢楚墓》,文物出版社,1996年。
湖北省

K570
江陵九店M9
战国中期晚段
矩形耳杯4,六博2,剑盒1。
单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71
江陵九店M294
战国中期晚段
虎座鸟架鼓1,鹿鼓1,圆盖豆4,无盖圆豆4,卮1,弧形耳杯8,长方几1,拐杖1,梳1,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72
江陵九店M286
战国中期晚段
鹿鼓1,木鼓1,圆盖豆2,梳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73
江陵九店M546
战国中期晚段
圆盖豆2,卮1,梳1,篦1,双头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74
江陵九店M268
战国中期晚段
圆盖豆2,无盖圆豆4,卮1,矩形耳杯4,梳1,篦1,双头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75
江陵九店M296
战国中期晚段
圆盖豆2,无盖圆豆4,卮1,梳1,篦1,双头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76
江陵九店M603
战国中期晚段
无盖圆豆4,镇墓兽1,弓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77
江陵九店M537
战国中期晚段
无盖圆豆4,梳1,镇墓兽1,剑盒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78
江陵九店M624
战国中期晚段
蛋形卮1,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79
江陵九店M542
战国中期晚段
无盖圆豆2,卮1,弧形耳杯2,虎座飞鸟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80
江陵九店M617
战国中期晚段
鼓1,圆盒1,矩形耳杯2,葫芦斗1,长条几1,梳1,篦1,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81
江陵九店M538
战国中期晚段
圆盒1,圆盖豆2,矩形耳杯2,梳1,镇墓兽1,盾1,弓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82
江陵九店M246
战国中期晚段
圆盒1,弧形耳杯4,长条几1,拐杖1,梳1,篦1,剑盒1,矢箙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83
江陵九店M26
战国中期晚段
圆盒1,矩形耳杯4,梳1,篦1,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84
江陵九店M264
战国中期晚段
盒形樽1,圆盖豆1,无盖圆豆4,矩形耳杯2,梳1,篦1,镇墓兽1,盾1(皮胎,木柄),弓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85
江陵天星观M1
公元前340年前后即楚宣王或威王时期。
镇墓兽1,无盖圆豆4,圆盖豆5,扇形耳耳杯4,勺7,钫2,蛋形卮1,梳1,篦1,绕线棒5,座屏5,几3,案7,虎座飞鸟1,虎座鸟架鼓1,小鼓1。
一椁三棺
EE被盗
《江陵天星观一号楚墓》,《考古学报》1982年第1期。
湖北省

K586
荆州市天星观M2
战国中期,年代与包山M2、望山M1的年代大体相当或略早一些。
瑟5,小鼓1,虎座鸟架鼓1,编钟架1,编磬架1,鼓槌2,笙2。豆49,樽3,具器1,座屏5,六博1,案8,俎21,竹套4,几3,竹笥5,竹管1,彩绘器座2,勺9,枕1,木器1
二椁二棺
EE被盗
湖北省荆州市天星观二号墓发掘简报》,《文物》2001年第9期。
湖北省

K587
江陵拍马山M5
公元前337年左右
长方形盝顶盒1,圆盒1,木盾1,雕花板1,皮甲漆片1。
单棺
《湖北江陵拍马山楚墓发掘简报》,《考古》1973年第3期。
湖北省

K588
江陵马山M1
战中偏晚,战晚偏早(约公元前340~前278年)
新月形耳耳杯12,盒1,奁1,盘1,木梳1、篦1。
一椁一棺
《江陵马山一号楚墓》,文物出版社,1985年。
湖北省

K589
江陵望山M1
战国中期的楚威王时期或楚怀王前期。
无盖圆豆8,圆盖豆2,樽1,酒具盒1,盘2,酒壶2,蝶形耳耳杯8,新月形耳耳杯9,勺6,案1,俎20,棜1,几1,虎座鸟架悬鼓1,瑟2,枕1,梳1,绕线棒16,筒1,彩绘
一椁二棺
《江陵望山沙冢楚墓》,文物出版社,1996年。
湖北省

K590
荆门包山M1
晚于望山M1而略早于包山M2
镇墓兽1,无盖圆豆6,方耳杯16,盒1,竖撑枕1,拱形足几1,髹漆彩绘铜镜1,虎座鸟架鼓1(通体涂墨),虎座飞鸟1(通体涂墨)。
一椁二棺
EE被盗
《包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91年。
湖北省

K591
荆门包山M2
公元前316年。
折叠床1,枕1,矮足案1,高足案4,禁2(通体涂墨),俎7(通体涂墨),几2(1件通体涂墨),酒具盒1(内盛耳杯8,壶2,盘1),无盖圆豆4,圆盖豆4,盘1,壶2,圆
二椁三棺
《包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91年。
湖北省

K592
江陵武昌义地M10
战国中晚期
镇墓兽1,豆1,梳1,篦1,耳杯4,彩绘鹿1。
一椁一棺
《湖北江陵武昌义地楚墓》,《文物》1989年第3期。
湖北省

K593
江陵武昌义地M6
战国中晚期
圆盒1,豆4,剑椟1,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湖北江陵武昌义地楚墓》,《文物》1989年第3期。
湖北省

K594
黄州国儿冲M1
战国中晚期
彩绘无盖圆豆4,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湖北黄州国儿冲楚墓发掘简报》,《江汉考古》1983年第3期。
湖北省

K595
江陵拍马山M11
战国中晚期
镇墓兽1,鼓框1,彩绘木鹿1(上有鼓),梳1,篦1,豆1,案1,彩绘方形盒1。
一椁一棺
《湖北江陵拍马山楚墓发掘简报》,《考古》1973年第3期。
湖北省

K596
江陵拍马山M19
战国中晚期
方形木盒1,彩绘长方形盒1,彩绘曲尺形盒1。
单棺
《湖北江陵拍马山楚墓发掘简报》,《考古》1973年第3期。
湖北省

K597
江陵拍马山M23
战国中晚期
镇墓兽1,梳1,蛋形杯1,豆1。
一椁一棺
《湖北江陵拍马山楚墓发掘简报》,《考古》1973年第3期。
湖北省

K598
雨台山M401
战国晚期
方形耳杯2。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99
雨台山M521
战国晚期
圆耳杯4。
一椁一棺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100
雨台山M351
战国晚期
圆盒1。
情况不明
《江陵雨台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84年。
湖北省

K5101
襄阳余岗M3
战国晚期
圆耳杯2。
一椁一棺
《湖北襄阳余岗战国墓发掘简报》,《考古》1992年第9期。
湖北省

K5102
鄂城楚墓钢M53
战国晚期
新月形耳耳杯6,漆剑盒1,棋盘1,木梳2。
一椁一棺
《鄂城楚墓》,《考古学报》1983年第2期。
湖北省

K5103
云梦睡虎地M46
战国晚期
新月形耳耳杯19,圆盒1,盂1,双耳长盒1,圆奁2,卮1。
一椁一棺
《1978年云梦秦汉墓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86年第4期。
湖北省

K5104
云梦睡虎地M49
战国晚期
新月形耳耳杯2,圆奁1,扁壶1。
一椁一棺
《1978年云梦秦汉墓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86年第4期。
湖北省

K5105
荆门包山M4
战国晚期,年代约当公元前290年前后。
框形座枕1,耳杯12(方耳杯5,圆耳杯7),竹胎漆笥1,矢箙1(竹木合成),人甲1(皮胎髹漆)。
一椁二棺
EE被盗
《包山楚墓》,文物出版社1991年。
湖北省

K5106
曹家岗M5
战国晚期前段,在公元前278年白起拔郢前。
案1,新月形耳耳杯6,蝶形耳杯4,无盖圆豆4,木枕1,木梳1,木篦1,木俑4,镇墓兽1。
一椁三棺
《湖北黄冈两座中型楚墓》,《考古学报》2000年第2期。
湖北省

K5107
江陵九店M183
战国晚期早段
盒形樽1,无盖圆豆2,耳杯1,盾1,弓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08
江陵九店M410
战国晚期早段
盒形樽1,矩形耳杯8,梳1,虎座飞鸟1。
一椁二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09
江陵九店M33
战国晚期早段
盒形樽1,无盖圆豆2,耳杯4,梳1,篦1,剑盒1,矢箙1,甲1(皮胎)。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10
江陵九店M556
战国晚期早段
卮1,梳1,篦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11
江陵九店M56
战国晚期早段
圆盒1,耳杯2,梳1,篦1,弓1,甲1(皮胎),剑盒1,矢箙1。
单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12
江陵九店M453
战国晚期早段
圆盒1,矩形耳杯4。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13
江陵九店M711
战国晚期早段
矩形耳杯2,弧形耳杯2,梳1,篦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14
江陵九店M712
战国晚期早段
弧形耳杯2,圆奁1,拐杖1,梳1,篦1,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15
江陵九店M13
战国晚期早段
虎座鸟架鼓1,矩形耳杯4,长方几1,梳1,篦1,镇墓兽1,车舆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16
江陵九店M263
战国晚期早段
弧形耳杯3,梳1,篦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17
江陵九店M438
战国晚期晚段
盒形樽1。
单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18
江陵九店M483
战国晚期晚段
筒形樽1,弧形耳杯2,梳1,篦1,镇墓兽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19
江陵九店M447
战国晚期晚段
弧形耳杯6,梳1,篦1,剑盒1。
一椁一棺
《江陵九店东周墓》,科学出版社,1995年。
湖北省

K5120
云梦木匠坟M1
战国至秦统一前(与睡虎地M7年代接近)
新月形耳耳杯4,扁壶1,圆盒1,双耳长盒1。
一椁一棺
《湖北云梦木匠坟秦墓》,《文物》1992年第1期。
湖北省

K5121
云梦睡虎地M3
秦统一六国之前(与M7年代相近)
圆盒1,盂1,双耳长盒1,圆奁1,匕1,扁壶1,新月形耳耳杯13。
一椁一棺
《云梦睡虎地秦墓》,文物出版社,1981年。
湖北省

K5122
云梦睡虎地M4
秦统一六国之前(与M7年代相近)
圆奁1,扁壶1,新月形耳耳杯7。
一椁一棺
《云梦睡虎地秦墓》,文物出版社,1981年。
湖北省

本文由拜仁发布于集团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可能会发现新兵马俑,新疆布尔津县博拉提三号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