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头失踪之后,李志鹏和吕鹏赴日参加中日国际
分类:集团新闻

    2013年3月2日-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中心李志鹏博士和吕鹏博士赴日本冈山市冈山理科大学参加题为“当鱼与人相遇,稻作自此而始”的中日国际学术讨论会。同时,顺道赴上海参观广富林遗址出土动物遗骸的情况。

    2013年6月7日-14日,受剑桥大学考古研究麦克唐纳研究所刘歆益博士的邀请,吕鹏赴英国进行学术访问。

说陶话彩(7) 

    自2010年袁靖研究员和中岛经夫教授开展“中国古代遗址出土的鲤科鱼类遗存研究”中日合作课题以来,关于古代稻作与鱼类人工养殖的第一届国际学术讨论会于2011年1月24日-27日在日本国立琵琶湖博物馆举行,此次讨论会为第二届。

拜仁,    在麦克唐纳研究所访问期间,吕鹏做了主题为“中国贝丘遗址生业模式”的英文报告,会后与麦克唐纳研究所所长Graeme Barker教授和考古系主任Martin Jones教授针对中国史前居民获取动物资源的方式交换看法,并与一同参会的研究学者展开学术讨论。

    ——彩陶鱼纹的变异之一

    与会的其他中国学者包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张居中教授、中国科学院水产研究所何舜平研究员、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莫林恒博士;日本学者包括冈山理科大学中岛经夫教授、金泽大学小柳美树博士、爱媛大学槙林启介博士、奈良文化财研究所菊地大树博士、冈山理科大学富冈直人教授等。

 

    我们知道在半坡文化彩陶中,鱼纹是一个很流行的纹饰主题。彩陶上有很多全形的鱼纹,但也发现有一些特别的鱼纹,这其中有无头的鱼纹,也有无身的鱼纹。最特别的是那些无头的鱼纹,鱼头在图案上没有了,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其实这种无头鱼纹彩陶,在庙底沟文化中也有一些发现,原本应当有的鱼头失踪了,但在鱼头的位置出现了新的图形,它们取代了鱼头。这样的一些图形虽然出现在鱼头的位置,但明眼看来却并不是鱼头,不过这类图形后来又独立成纹,不再与鱼身共存,为我们研究鱼纹的变化指示出一条隐蔽的线索。

    首先,讨论会的组织者中岛经夫教授对会议的宗旨进行说明。然后,各位学者从捕捞与稻作的关系、捕捞文化和稻作文化、鱼类遗存研究、鱼类学和考古学的协作等多个方面宣讲了自身的研究成果。最后,大家针对鱼类学和考古学合作、稻作和鱼类养殖的关系等两个方面展开了热烈讨论,就考古学中非常有必要引入鱼类学的研究、鱼类学研究学者如何介入考古学研究并最终解决考古学的问题等达成共识。

    吕鹏还参观了麦克唐纳研究所的动物实验室、同位素实验室、植物DNA实验室,李约瑟研究所,考古和人类学系博物馆,地质学系博物馆,Fitzwilliam博物馆等。

    在陕西西安半坡遗址的彩陶上,最先发现过无头的鱼纹,有的还是两条并列的鱼身,都没有鱼头,属于半坡文化。鱼身与鱼头的分离,在半坡文化晚期和庙底沟文化彩陶纹饰是比较常见的一种特别现象。彩陶上有的鱼纹没有头部,有的鱼纹在鱼身前绘着一些特别的图形。彩陶上的这些奇怪的无头之鱼发现已经不少,虽然可以用频频出现这样的词来描述,但在研究者中并没有引起应有的关注。

    我所袁靖研究员提交了题为“论中国长江流域新石器时代居民获取动物资源的方式”的论文,着重探讨了长江流域史前居民获取动物资源方式的历时性和共时性变化,并就人地关系展开讨论。李志鹏做了题为“从殷墟出土的动物遗存来看中国古代的家畜化”的报告,从殷墟动物群的构成、家养动物的组成、晚商家畜饲养业等几个方面对殷墟遗址动物考古学研究的最新进展进行了展示。吕鹏做了题为“中国贝丘遗址的发现和研究”的报告,对中国贝丘遗址研究的新进展、特别是辽宁大连广鹿岛及小珠山贝丘遗址动物考古学研究的新发现进行了介绍。

 

    在庙底沟文化彩陶中,常常出现在无头鱼纹的鱼头位置上的纹饰,最主要的是一种双瓣花瓣纹与圆盘形组合。如在陕西陇县原子头的一件鱼纹彩陶盆上,双瓣式花瓣纹与中间绘有圆盘形的圆形组合在一起,这组合出现在鱼头的位置,而鱼头却没有绘出。这里也许透露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加圆盘形的圆形与双瓣式花瓣纹在一起,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纹饰组合。

    通过此次研讨会,中日学者均认识到在考古学中引入鱼类学研究的必要性,这种引入并非简单的鱼类种属的鉴定,而应针对双方的学术研究目标来开展密切合作,从而实现双赢的良好局面。

拜仁 1

    就是这样的一个组合形式,将双瓣式花瓣纹与鱼纹连接在一起了。原子头这样的组合,其实也并不是孤例。查秦安大地湾半坡文化彩陶,至少有三件彩陶片绘出了同样组合的纹饰,都是在鱼纹的鱼头位置,绘着有圆盘形的圆形与双瓣式花瓣纹。只是因为陶片过于破碎,发掘者没有将纹饰的原形复原出来。大地湾半坡文化彩陶上见到多例与原子头鱼纹相同的彩陶,这表明这种纹饰组合在半坡文化时期(应当是在末期)就已经出现。

 

拜仁 2 

宣讲会后合影(由左到右:刘歆益、Graeme Barker、吕鹏、Martin Jones)

    到庙底沟文化时期,圆盘形与双瓣式花瓣纹组合更多的是脱离了鱼纹的鱼体,与其他一些元素构成新的组合。而且双瓣式花瓣纹本体也出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变化,重圈圆形或大单旋纹有时取代了圆盘形图案,形成两种新的组合,但它们与原来的构图依然固守着同样的风格,类似彩陶在豫、陕、甘都有发现。湖北枣阳雕龙碑彩陶上的双瓣式花瓣纹,与中原所见并无二致,它与单旋纹组合,与重圈圆形组合,从构图到布局都没有什么明显改变。处在河套地区的内蒙古清水县庄窝坪和准格尔官地,都见到了双瓣式花瓣纹彩陶。庄窝坪还见到一件深腹彩陶罐,绘双瓣花与重圆组合,以一正一倒的方式排列,与大地湾和雕龙碑见到的同类纹饰非常接近。

本文由拜仁发布于集团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鱼头失踪之后,李志鹏和吕鹏赴日参加中日国际

上一篇:上海青浦青龙镇遗址发掘出唐代鹦鹉衔绶镜,陶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