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近两千年的故事要告诉你,发现不止一
分类:企业愿景

原标题:让乡土的归乡土

原标题:发现不止一面的自己

原标题:关于梅城,我有一个近两千年的故事要告诉你

图片 1

图片 2

又到了和小布一起读书的时间~

“河阳乡村实验”展览现场。

图片 3

我知道你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古溪村“水可鉴”方案的节点模型。

图片 7

今天我们要品读的是关于梅城的作品

图片 8

图片 9

按照惯例先认识一下作家~

马堰村“二十四桥”方案意象。

图片 1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陆春祥

【编者按】

责任编辑:

图片 11

在乡村建设热潮中,越来越多的城市设计师走进乡村,给村庄带来新鲜的观念和外来的助力。与此同时,需要就这样的问题进行发问——什么程度的艺术介入是恰当的?盖几座房子可以解决乡村的问题吗?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卓旻教授认为,如果乡村建设只是停留在一个艺术概念的层面,那是缺乏生命力的,从伦理角度而言也是有缺陷的,新时代的乡村建设固然需要新鲜的创意,但更重要的是去真正了解中国乡村的过去和现在,了解村民们的切身需求和感受。通过文化创意来振兴乡村务必要牢记的是:对于绝大多数村民而言,乡村不是一个宾馆,而是一个祖祖辈辈相传、朝夕相对的家园。

■ 一级作家,浙江省散文学会会长,杭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等多个奖项。

了解,才有生命力

■已出散文随笔集《病了的字母》《字字锦》《笔记中的笔记》《连山》《春意思》《而已》等十九种。

记得二十年前在美国求学时,建筑领域的核心问题之一是城市的现代与后现代的思辨,或简而言之,是城市的功能理性与多元价值取向之间的平衡问题。那时还是“亚洲四小龙”的年代,中国当代的城市化虽然刚刚起步,但中国的人口体量使得美国大学的研究对于中国进入全球化大背景下的城市化走向格外好奇和关注。而作为一个中国学生,在任何西方研究体系当中会不由自主地追随前人对东方和西方的体用问题进行反思。同时本能地觉得中国城市的发展总需要一些中国传统的根源,否则何以彰显我们的不同。但是事实上,这个根源却很难从过往的城市生活经验中得到,如同现在去问城市年轻人关于逢年过节和婚丧嫁娶的一些习俗,必定是一头雾水。但这些传统的风气在乡村或还有保留,所谓“礼失而求诸野”。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关注中国的乡村问题。

■曾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等多个奖项。

真正开始计划做一些乡村建设的活动始于大约十年前。那时在上海正在为世博会的一些场馆做策划和设计工作,世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乡村的议题在十年前似乎尚不入主流,尤其在上海这样的都市。乡村建设在那时于我更像是一种艺术观念,因为它天然具有观念艺术的重要特点。乡村意味着边缘,意味着对农民这一弱势群体的关照,在拥抱城市化的时代中具有很强的批判意识。而且乡村提供了一个单纯而朴素的巨大背景,在乡村中的任何创作或建设,小如乡村图书馆或是乡村厕所,其所蕴含的些许观念都可以被这个背景烘托出一种宏大。但是如果乡村建设只是停留在一个艺术概念的层面,那是缺乏生命力的,从伦理角度而言也是有缺陷的。新时代的乡村建设固然需要新鲜的创意,但更重要的是去真正了解中国乡村的过去和现在,了解村民们的切身需求和感受。

接下来小布带大家品读一下

直面,从问题出发

陆春祥的《梅花之城》

乡村之振兴也绝非凭几个人就能达成的,更重要的是能让更多人了解乡村之于中国传统的重要性,愿意投身到保护乡村、振兴乡村的这一努力当中。从2010年开始,借着学校每年带学生下乡的传统以及暑假考察的时间,每年都要带几十个学生进行几周针对乡村的田野调查,从规划整齐的新农村到交通最为不便但传统面貌保存较好的高山村庄,几年下来,近距离地观察了过百个村落。在这些村落当中,缙云县河阳古村进入我的视野。

《梅花之城》

河阳古村是浙江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地理位置较有特点。沿村头的河阳大溪向山上走,是串在一条线上的几个形态和发展各异的自然村。但在城镇化的大潮流中,曾经偏安一隅的古村也很难再独善其身,沿大溪向下离古村三里就是不断膨胀的新建小镇,乡村人口也不断外迁向小镇集聚。在文化部文化艺术研究项目的支持下,这个兼具乡土特色和当代建设问题的古村落群,成为最近几年我带领学生进行乡村实验的主要对象。内容涵盖从美学到建构、从文化到经济、从资源到伦理等各种不同的议题,试图从文化创意的视阈中对乡村建设进行一些探讨。这些乡村考察和乡村实验,不仅仅向一届届的学生们传递着乡土的美感,也让他们能够从村民的视角去直面真正的乡村问题,而不是倚仗着建筑师的自大想当然地去进行乡村建设。

梅花之城在杭州建德。“天下梅花两朵半,北京一朵,南京一朵,严州半朵”。睦州,严州,梅城,州名,州治,一千八百多年的浑厚铸就了梅城的光辉。

去乡村考察最喜欢的是山区,因为只有交通偏远的地方还能看到一些传统面貌保存较为完整的村落。往往不经意间转过一个山坳,一个参差层叠的山村在远处展开,有时几片屋顶上还能飘出几缕炊烟,颇有几分陶渊明所言“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田园意境。这种美学观念和西方的一个很大区别在于一种“文人”的意味,是中国从魏晋以来对乡村的一种人文的自然观。北宋郭熙《林泉高致》有云:“世之笃论,谓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但可行可望不如可居可游之为得。何者?观今山川,地上数百里,可游可居之处,十无三四。而必取可居可游之品,君子之所以渴慕山林者,正谓此佳处也。”在文人的乡村世界中乡村因山水而灵,山水因乡村而活。山水和村居相宜相生、可游可居的传统聚落,是中国传统营造观中的最高境界。

图片 12

在河阳的乡村实验中,我们试图以文人意境来重构当代的乡村。马堰村位于河阳大溪的源头处,地形落差极大,而且溪上本就架有简陋的钢桁架桥。联想到这一带区域的廊桥传统,我们的设计方案是在廊桥的叠梁木拱做法的基础之上,发展不同的结构编织方法,在大溪上建更多的木桥。虽然从交通角度不需要这么多木桥,但大溪在此处落差较大,不同标高的木桥可以形成层叠的效果,和远处的山峦相映衬,形成一种“二十四桥明月夜”意境的当代山村景象。这些木桥不仅可以是具有当代气息的乡土艺术装置,方案还包括动态的建造更新,可以让这一持续的乡村建设行为成为乡村工匠的匠艺实训课堂。

梅城的由来

唤醒,回到生产生活

严光将臭脚搁在刘秀肚皮上酣睡,造成了巨大的天文事件,《后汉书·严光传》称有“客星犯御座甚急”。也只有刘秀能理解这个老同学,“朕与故人严子陵共卧耳”,罢了罢了,随他去吧。这严光一下就回到了浙江老家,找了座奇异俊秀的富春山住了下来,山畔有江,曰富春江,上游新安江,下游钱塘江。

乡村建设另外一个不容忽略的方面是村民的生产生活。尤其在那些交通不便的山区小村落,远看层层叠叠,平和素美,走近却已然残垣断壁,鸡犬不闻,整村整村废弃的现象尤为触目惊心。乡村保护和振兴离开村民是绝不可能的,中国的传统建筑理念本来就强调居住者的日常维护。但是扪心自问,如果只是给村民们一个修缮过的村子,却仍旧没有工作机会、缺乏教育医疗,我们有什么权利要求村民们留守下来。所以文化创意在乡村的引入不仅是美学层面的,其最终目的是提升乡村的经济和活力,留住更多的村民。

图片 13

最近几年兴起的乡村旅游所带动的乡村民宿热潮,为乡村振兴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但不可否认的是,民宿更多的只是将乡村转变成为这个快消时代的某种城市人消费品,而且适合开展民宿旅游的乡村和总体相比只能占到很小的比例。通过文化创意来振兴乡村务必要牢记的是:对于绝大多数村民而言,乡村不是一个宾馆,而是一个祖祖辈辈相传、朝夕相对的家园。

地以人名。隐居在富春山下的严光,成了中国著名的隐士。为纪念他,严州诞生。严光的岳父梅福,又是个乐于助人的汉子,富春山附近的这座小城,就被人亲切地称作梅城。

在河阳的乡村实验中,我们还从历史和日常生活中深入挖掘可被利用的要素并加以放大。溪岸村有一个吕氏宗祠,我们的方案建议是以此为核心,改造周边部分村居,引入适当的山石景观,将宗祠扩展为一个朴素的但具有更多现代功能的乡村书院。这个书院既可以作为村童课后玩耍阅读的场地,又可以是村民学习各种农艺和匠艺的乡村课堂。岩山下村的情况则更为实际,该村靠近河阳古村,除了基本的农田和村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理或人文特征。但这恰恰是大部分中国农村的缩影。我们的方案是从村民的生产生活角度出发,对几户紧邻的民居进行集体合作社模式的改建,将几户的后院联合并重新设计一个独特的小型竹棚,这个竹棚既可以作为小型集体生产加工作坊,也可以是邻里之间的一个交流场所。

图片 14

所有这些乡村实验的方案中,我们都不试图也不可能扮演那个全能的角色。因为中国传统乡村的美学建构中从来就没有过现代建筑师的位置,其历经岁月而呈现出的美感完全来自乡村工匠的自发建造。乡村工匠的建造活动都是就地取材,以最为自然的、充满劳动智慧的方式将砖石竹木这些乡土材料搭接在一起。村民传统的自发建设是真情的、是趣味的,所以它自然就是诗意的,而这正是传统乡村美感的来源。我们只是希望通过我们的实验能够作为一种引导,将传统乡土的美学价值在乡村重新唤醒,并使之更为适应当代的社会功能。

这是我在梅城听到的第一个传说。我以为,以梅福称梅城,估计是附会,但无论如何,严光和梅福应该是中国比较著名的一对翁婿了。

如果说我们对乡村建设持什么态度的话,那就是让乡土的归乡土吧。

图片 15

(作者:卓旻,系中国美术学院城市设计系主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建德建县于三国东吴时期的黄武四年(公元225年),县城就在梅城。隋文帝仁寿三年(公元603年),设睦州,下辖建德、寿昌、淳安、遂安、桐庐、分水六县,我老家起先就是分水,后属桐庐。

责任编辑:

图片 16

睦州府最初建在崇山峻岭中的雉山,那里山有多高?河有多急?史载有三位桐庐知县在去往雉州汇报工作的途中遭水而溺。唉,县令如此密集非正常死亡,可见雉州的山高地僻。唐武则天神功元年(公元697年),睦州府从雉山迁往梅城。

图片 17

唐开元三年(公元715年)正月的一天,李隆基上朝,当堂处理一些违纪违法的官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打板子,御史大夫宋璟监督执行。宋御史不忍心下重手,让人轻责犯事官员,这一下,麻烦缠身,皇帝不高兴了,要降宋璟的职,宰相姚崇、卢怀慎都极力说理说情,没用,宋璟仍然被贬为睦州刺史。

图片 18

南宋著名的笔记作家洪迈在《容斋随笔》记载了这件事,也就是说,来睦州的官员,好多都是被贬的,这里,离京城太远了,虽不是蛮荒之地,但也算偏远。宋璟是个好官,唐朝四大名相之一,十七岁就中进士,才华横溢,其《梅花赋》是文学史上的名篇,他的墓碑也由唐代著名的书法大家颜真卿撰写。

图片 19

原《建德日报》总编辑、建德文史专家陈利群先生这样向我说了他的推断:梅城应该和宋璟有关。为纪念宋璟和《梅花赋》,宋璟的故里河北邢台南和县有梅花园、梅花亭,睦州和后来的严州,在府衙东北角建有“赋梅堂”,这一纪念宋璟的建筑,在南宋《严州图经》的子城图上,标注得非常醒目。陈利群推测,后人修建严州古城时,以梅花为雉碟,也是为了纪念宋璟和他的《梅花赋》,这既是一种文化现象的传承,也是对梅花高洁品格的颂扬。

睦州下属的淳安,出了著名的农民起义领袖方腊,这方腊燃起的战火,差一点就将宋王朝葬送,宋徽宗一气之下,将睦州改为严州,严加看管!

图片 20

朱元璋的老家离严州近,他自然知道这三省通衢的重要,他派亲爱的外甥李文忠坐镇严州,而且,还在严州设立浙江行省,大大提高了严州的规格。李文忠修建严州城,将城墙的城垛做成了梅花形,“天下梅花两朵半,一朵北京,一朵南京,严州半朵”,严州差不多和南北二京平起平坐了。

图片 21

对梅花之城的三个来历,我这样理解,梅福之说有其隐逸的高洁之义,宋璟之说是人们对好官的敬仰,城垛之说是实在的寓意外形,前两者都属精神领域,第三则属物质范畴。

图片 22

此刻,2018年8月12日上午十点,我正伫立在梅城的古城墙“澄清门”上,“摩羯”台风刚刚带来的一场急雨,将梅城的古城墙洗刷了一遍,暑气顿消,墙砖凸处的“梅朵”甚至还带有些许水滴。

图片 23

本文由拜仁发布于企业愿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有一个近两千年的故事要告诉你,发现不止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